朝为田舍郎

第六百五十七章 宗亲问斩(1/5)

        朝会不知不觉被顾青和宋根生掌握了主动。

        当顾青最后一句话彻底震慑了那些不服气的皇室宗亲后,李亨知道今日的朝会已没有必要继续进行下去,否则皇家的威严会越丢越干净。

        “散朝!”李亨狠狠瞪了顾青和宋根生一眼,起身怒气冲冲拂袖而去。

        对李亨的反应,顾青似乎早在意料之中,淡淡地笑了笑,跟着朝臣走出太极殿。

        朝臣们纷纷让出一条宽阔的大道,顾青走出大殿后,众人才敢远远跟在身后。

        走出大殿,刚下了白玉石阶,宦官鱼朝恩一脸谄媚地躬着腰,拦住了顾青的去路。

        “顾郡王,陛下相召,请郡王殿下承香殿见驾。”

        顾青眼睛眨了眨,嘴角扬起一抹似嘲讽又似了然的微笑。

        所以,怕朝堂上太丢人,打算私下解决么?

        跟着鱼朝恩走进承香殿,顾青在殿外除履解剑,入殿行礼。

        李亨换了一身常服,坐在殿内面无表情地盯着顾青。

        君臣之间的关系已经非常僵冷,就连维系表面的礼仪做出来也带着几分尴尬味道,彼此心里都清楚,你死我活的日期越来越近了。

        “顾青,你究竟要做什么?”李亨冷冷问道。

        顾青垂头道:“臣只想为陛下荡靖天下,除恶务尽而已。”

        李亨怒道:“所以你便拿我皇室宗亲开刀?尔意欲何为?”

        顾青抬头直视李亨的眼睛,缓缓道:“不存在拿谁开刀,陛下,宋府尹刚才拿出的铁证全是真的,并无一丝一毫掺假。”

        李亨冷笑道:“如今你权势滔天,你说是真的,朕当然只好相信是真的,但是事涉宗亲,永王纵有天大的罪,也应由宗正寺处置,顾青,你莫僭越了。”

        谁知顾青却缓缓摇头,道:“永王之罪,罪大恶极,涉人命上百条,圈占强买农田,逼农户为奴,此案已不是宗正寺能处置的了,宗正寺对宗亲最大的处罚不过是贬为庶民,流放千里,但是永王之罪,必须以死平民愤。”

        李亨大怒:“顾青,皇室之事,岂容你一外人插手!你的手伸得太长,不觉得过分么?”

        “陛下,臣与永王无怨无仇,臣是为了李家的江山,陛下贵为天子,若连你都不珍惜自己的江山和民心,不怕沦为亡国之君吗?”

        这句话很不客气,若有旁人在场,定会大骂顾青失臣礼,甚至意图不轨。

        但此刻殿内只有李亨和顾青二人,顾青刚说完,李亨只觉得眼前一黑,脑子里嗡嗡的半晌没回过神,不敢置信地盯着顾青。

        顾青的脸依然平静如水,只是眼中充满了坚定不移的光芒。

        李亨胸中一股逆气翻腾,深吸一口气,忍住心头暴怒,语气阴沉地道:“顾青,你还是李唐的臣子吗?你还忠于我李氏皇室吗?”

        顾青垂头道:“臣当然是唐臣,臣只是在与陛下讲道理……”

        “朕不想听什么道理,总之,永王或许有罪,但也轮不到外人来处置,否则我皇室颜面何存?顾青,你不要太过分。”

        顾青冷冷道:“永王之罪已公示于朝堂,此时应已天下皆知,若不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