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百五十六章 金殿争锋(1/4)

        入宫朝参,百官寂然。

        上千名朝臣沉默地走进宫门,朝班旁边有监察御史端着纸笔,严肃地盯着面前走过的官员。

        队伍里的官员发出任何声音,或是着装仪态不对,或是做出有违朝仪的举止,都会被监察御史记录在纸上,上报御史台,回头不大不小会有一点惩罚,比如罚俸扣俸之类的,严重的会被当廷参劾,免官降职。

        顾青身穿朝服走在队伍前列,神情肃然且凝重。

        百官入太极殿,按文武品阶各自站好,等候大约一炷香时辰,宦官入殿扬声高喝天子视朝,百官见礼。

        李亨穿着龙袍,头戴毓冕,十二根珠玉长毓从冕板垂下,遮住李亨的表情,不见天子喜怒,令群臣望而生畏。

        在宦官的呼喝声中,百官朝李亨行臣礼,李亨淡淡挥手,然后目光一瞥便看到朝班前列的顾青,李亨的眼睛忽然眯了起来,原本懒洋洋的神情也随之一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没想到顾卿今日亦来朝参,殊为难得呀,哈哈。”李亨主动用玩笑的口吻缓和气氛。

        无论好不好笑,群臣都扯了扯嘴角,表示捧场过了。

        顾青也笑了笑,道:“臣素来惫懒,怠惰成性,让陛下贱笑了。”

        李亨果然很捧场地贱笑了一下,眼神朝旁边的宦官一瞥,宦官会意,上前高喝百官奏事。

        宦官说完后退了两步,然而殿内群臣却无一人开口说话。

        每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朝班前列的顾青身上。

        大家都清楚,顾青难得上朝一次,今日破天荒参加朝会,必然有大事要奏,于是百官很识趣地让顾青先开口。

        谁知顾青站在朝班中却不言不动,眼睛半阖,仿佛大老远来金殿上睡回笼觉一般,半天不见动静。

        大殿内寂静许久,就连李亨都有些急了。

        好不容易来一趟,就等你出招呢,你倒是说话呀。

        顾青没说话,殿内君臣等了很久,气氛越来越尴尬时,终于有人说话了。

        刑部尚书李岘首先站了出来,道:“陛下,臣有事奏。”

        李亨松了口气,不管是谁,有人说话就好,不然太压抑了。

        “李卿可奏来。”

        李岘缓缓道:“日前长安朝野沸沸扬扬,永王府管事刘生迁涉嫌命案,谋害城外难民一案已有结果。”

        李亨的脸色有些难看了:“说说结果吧。”

        “昨日刑部,大理寺,御史台三法司搜查永王府刘生迁居所,搜得铁证,可证刘生迁正是谋害难民的真凶,在其居所搜得带血匕首一柄,同时屋子里的鞋子与难民脸上的鞋印正好吻合,还有当日值守延兴门的将士的证词,以及在护城河边案发现场提取的脚印若干,皆与刘生迁有关,此案已告破,刘生迁潜逃不知所踪。”

        李亨嗯了一声,道:“若非城外难民喧闹,此事亦不值拿到朝堂上来说,既然案子已告破,接下来便由刑部颁下海捕文书,通缉刘生迁,同时京兆府亦当张贴告示,详述案情,安抚难民……”

        话刚落音,朝班内默不出声的京兆府尹宋根生忽然站了出来,道:“陛下,关于此案,臣还有下情陈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