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百五十三章 封还圣旨(1/5)

        打狗要看主人,那么狗咬了人后,别人找谁负责?

        当然也要找主人。

        永王如今陷入的就是这种困境。

        自家养的狗咬了人,咬完就跑得无影无踪了,被咬的人把账算到永王头上,天经地义的事。

        永王辩无可辩,死者的尸体仍停在京兆府殓房,永王派人打听过案子的细节,从死者身上确实发现了脸上的鞋印,以及案发当夜刘管事确实出了城,时间上恰好吻合,事发后刘管事不见人影,莫名其妙消失了。

        永王将心比心,这么多证据摆在面前,如果他是京兆府的不良帅,恐怕也会将嫌疑人锁定在刘管事身上。

        “翻天覆地,掘地三尺也要把刘生迁挖出来!”

        永王府内,李璘双眼赤红,歇斯底里地咆哮。

        死了一个难民对永王来说不算什么,人命如草芥,更何况是难民,在权贵的眼里,难民已不是人,而是一个新的物种,半人半鬼的物种,比草芥更卑贱。

        可是当事情闹大,数以万计的难民跪在城门外,刑部,大理寺,御史台都接了案状,朝堂民间被闹得沸沸扬扬,这个时候难民的死就不是简单的事了,凶手要找出来,永王要背责任,处置不好的话,迫于朝野舆论的压力,天子有可能严惩永王,或许会被削去王爵,贬为庶民。

        所以事情闹大后,永王府第一时间侦骑齐出,王府里所有能用的人手都派出去了,翻遍了长安城的大街小巷,一定要将刘管事找出来。

        长安城搜索数日无果,王府的人马上出城,在长安城周边州县城池里搜查,永王在各地圈占的土地皆有农庄,那些农庄也没逃过王府的追查。

        永王发了疯似的寻找刘管事,但朝堂里的风向却一天一个变化,而且妖风越来越大。

        三日后,王府的人还在苦苦追查刘管事时,尚书令顾青发话了。

        民情激愤,孰能漠视,难民横死一案着刑部,大理寺,御史台三司会审,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着提永王李璘过堂,为查清案情,三司可搜查永王府,寻找证据。

        事态终于再次升级。

        …………

        顾青王府内。

        清晨的后院鸟叫虫鸣,大清早便听到屋外的鸟儿站在樱花树的枝头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顾青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呵欠,然后懒懒地翻身,嘴里呢喃道:“我一定要发明弹弓,今就把那些该死的鸟打了……”

        顾青的旁边躺着张怀玉,张怀玉仅着红色的肚兜儿,白藕般的玉臂横在顾青的胸膛上,一条修长的美腿也搭在他的大腿上,两人纠缠成一种奇异的姿势。

        张怀玉平日里形象清冷,生人勿近,但她的睡姿实在与形象判若两人,睡着时很不老实,走的是大开大合的路数,顾青好几次被她无意识地踹下床。

        一声痛呼,张怀玉也醒来了,不满地道:“夫君,你压着我头发了。”

        顾青抬起手臂,张怀玉将瀑布般的头发梳拢,顺势便起了身,坐起来时,触目一片雪白,看得顾青下腹又是一阵冲动,情不自禁地伸手搂住了她的腰。

        张怀玉将他的手推开,嗔道:“你够了,昨夜疯了大半夜还不知足,只睡了两个时辰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