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十一章 老谋深算(1/3)

        红烧鱼是看家手艺,顾青驾轻就熟,只是鱼的卖相却很难看。

        挑挑拣拣看着水缸里肚皮朝上的几条鱼,顾青一脸无奈道:“你想吃鱼的话,我可以借你鱼篓渔网和钓竿,你不必用剑去捅它们啊,看看它们身上的伤口,一剑一个透心凉,它们上辈子造了多大的孽才会死在你手里……”

        张怀玉用小巧的匕首修建指甲,头也不抬道:“不把它们弄死,半路跑了怎么办?”

        顾青仰头喃喃道:“幸好你没去当官差,不然大唐那么多被流放的诗人可就倒了霉,还没等人家路途上写出千古流芳的诗句,出了长安就被你弄死了……”

        “莫聒噪了,快去做鱼,我饿了。”

        顾青捞起一条鱼剖腹,一边忙一边道:“天天吃鱼居然不腻,难道你没想过换换口味吗?这口铁锅除了做鱼,还能做别的,如果你能弄到牛肉,我还会做小炒牛肉……”

        “牛肉?”张怀玉皱眉:“好吃吗?”

        “好吃,”顾青迅速瞥了她一眼,道:“肉不好弄,听说杀牛犯法。”

        张怀玉嗤笑:“我连人都杀过,还怕犯法?”

        嗯,无法无天的样子真的是可爱死了呢,官府把你拿下后也要这么可爱哟。

        张怀玉仍沉浸在上个问题里,良久,道:“牛肉真的好吃么?比鱼好吃?”

        “不相伯仲吧,看人的口味,我觉得你或许会喜欢,你也该换换口味了,老实说,我做鱼已做腻了,每天闻到鱼腥味都想吐。”

        张怀玉目光闪动,点头道:“好,明日我便去弄点牛肉来。”

        顾青担心地道:“你莫祸害农户家的耕牛,会害别人家破人亡的。”

        “用你说么,我拿钱买不行吗?”

        顾青没话说了,静静地杀鱼。张怀玉坐在一旁拎着酒坛看顾青杀鱼,一幅岁月静好的画面,只是画面里的主角似乎颠倒了。传统的说,这个时候应该是张怀玉做鱼,而顾青在旁边喝酒才对。

        很好奇啊,将来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征服她呢?首先八字要硬,其次拳头也要硬,她这样的女子大概只能找武功盖世的,成亲后夫妻俩一言不合大战三百回合,输的那个鼻青脸肿去洗碗,赢的那个鼻青脸肿在一旁喝酒……

        画面好美。

        张怀玉目光如电:“你现在的表情很欠揍,在想什么龌龊的事?”

        “啊,没什么。有个问题很好奇,你整日穿白色的衣裳,从来没见你换别的颜色,你就这么喜欢白色吗?”

        “与你何干?”

        “想吃我做的鱼的话,跟厨子聊天时请尽量让聊天的气氛友善一些,热烈一些,不然厨子心情若不好,吃亏的是你。”

        张怀玉黛眉一竖,接着犹豫半晌,果断怂了:“……我喜欢白色。”

        顾青叹气,为了一口吃的居然怂了,侠女的冷酷人设要崩啊。一切母老虎其实都是纸老虎。

        “所以,白色是你的固定形象,你离家闯荡江湖前特意请造型师帮你设计的?”

        “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行走江湖餐风露宿的,穿白色不怕脏吗?而且,偶尔也要半夜杀个人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