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百四十三章 合围歼剿(1/5)

        两军之间的对峙气氛很僵冷,动手也比较克制。

        朔方军是因为没实力,而安西军,则是不忍袍泽相残,故而短兵相接之后马上停手。

        那座象征皇权的金水桥,朔方军始终没能跨出一步。

        李嗣业说,朔方军出不了宫门一步,朔方军果然没能走出宫门,以金水桥为界,跨过金水桥便意味着战争。

        李豫不敢再下令推进了,在安西军强大的实力面前,他只能选择隐忍,否则三万朔方军今日将会葬命在太极宫前。

        朔方军已是李亨仅剩的底牌,失去了这张底牌,李亨和整个皇室真的只能任人宰割了。

        两军之间的石板地上,一堆堆碎肉夹杂着鲜血,浓浓的血腥味在空气中蔓延开来,陌刀营仅仅一次动手便给了朔方军狠狠的教训,他们也亲眼见识到名震天下的陌刀营是何等的可怕。

        似乎被空气中的肃杀之气所感染,李豫胯下的战马不安的摆头,马蹄也烦躁地刨动起来,李豫拉紧了缰绳,勉强控制了战马,抬眼盯着前面不远处的刘宏伯。

        “刘将军,尔亦是食君俸禄之唐臣,便是如此待我大唐皇室的么?”

        刘宏伯面无表情地道:“末将所食者,安西军之俸禄。末将只听命于顾郡王,广平王殿下,多说无益,不如退回宫中,你我相安无事,仍当作没事发生,若执迷不悟,莫怪末将今日将朔方军全歼,以后便由安西军接管宫闱禁卫。”

        李豫眼皮一跳,怒极却不敢言。

        他知道刘宏伯这句话不是威胁,或许顾青早已有了接管宫闱禁卫防务的念头,差的只是一个借口,今日若执意率军出宫,恰好给了顾青一个完美的借口,朔方军被歼之后,接管宫闱禁卫的除了安西军还能有谁?

        宫闱若被安西军控制,大唐天子亦在安西军的控制之中,天子可就真成傀儡了。

        值得冒这个险吗?

        李豫犹豫地扭头朝宫门望去,他在等李亨的圣旨。

        不夸张的说,今日此时是李唐皇室生死存亡之时。李亨若不能隐忍,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李豫想都不敢想。

        李亨能忍吗?

        李亨当然能忍,当了二十多年的太子,被李隆基怼得差点吊颈他还是忍下来了,今日这点憋屈算什么?

        很快,宦官鱼朝恩从宫门里走出来,匆匆来到李豫的马前,尖声道:“殿下,天子旨意,朔方军马上退回宫闱,今日之事皆是误会,不可与安西军再有冲突。”

        李豫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心情很复杂,悲愤于皇权的凋落,又焦虑史思明所部的遭遇,眼睁睁看着史思明即将被安西军围剿全歼,而大唐天子想救都无法救,连宫门都出不了。

        史思明麾下这支叛军的下场已成定局了,那么接下来唯一能指望的只有大唐各地藩镇的勤王兵马。

        李豫内心对此很悲观。

        藩镇兵马就算齐聚长安城下与安西军对战,他们会是安西军的对手吗?

        李豫早就听说了,收复长安后,顾青命刘宏伯收编关中子弟,扩充安西军,并日夜操练新军,安西军的规模已经越来越大,总数约有十多万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