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百三十九章 阴差阳错(1/4)

        风雨即来,大战将临。

        晋州通往黄河北岸的小道上,叛军将士正高一脚低一脚地行军。

        积雪未化,天寒地冻,将士们有大半没有马,只能靠步行,行军多日苦不堪言。

        史思明骑在马上,手里捧着一只铜暖壶。暖壶的造型很别致,跟千年后的热水瓶差不多,内层双胆,双胆之间充以燃烧的黑炭,里面是热水,既能用来暖手,也能随时喝到热水。

        骑在马上的史思明半阖着眼,仿佛睡着了,身躯随着山路的起伏而在马背上微微晃动。

        史思明没睡着,他的脸色很凝重。

        一个月前,朝廷同意了叛军的归降条件,允许史思明拥兵五万,允许降军不交兵器,甚至朝廷还可暗中向降军提供粮草,前提是史思明必须交还北方占据的城池,并将所有降军迁移至长安附近的蒲州。

        史思明知道李亨的意思,在李亨眼里,他和麾下的叛军就是一颗棋子,一颗牵制安西军的棋子。

        安西军的存在已经严重威胁了李唐的社稷,大唐天子都在安西军的虎口边,随时能将他一口吞下,天子必须自救。

        自救需要帮手,史思明的五万叛军便是李亨的帮手。

        之所以允许他留下五万兵马,这个数字想必也是经过君臣商议过的,数字非常严谨。五万之数,不会影响朝廷大局,同时也能对安西军造成威胁,如果配合各地藩镇大军,除掉安西军问题不大。

        对李亨打的主意,史思明清清楚楚,但他根本不在乎。李亨有李亨的算盘,史思明也有自己的谋算,互相利用的关系,就看谁的道行高。

        只是令史思明有些不安的是,率领叛军开拔黄河北岸的路上,斥候来报,大军后方有一万余骑兵远远跟缀,看那支骑兵的旌旗,应是安西军所部,而前几日史思明又闻报,安西军忽然从长安开拔,兵分几路向西南北三个方向行去,没过多久,这三支兵马却突然在黄河南岸洛阳城附近集结。

        这个消息令史思明非常忐忑,看这架势,安西军分明是冲着他麾下的五万叛军来的,问题是,朝廷和天子已经答应了叛军的归降,严格说来,叛军从晋阳城出发那天算起,史思明和麾下将士已经是朝廷的兵马,不能再以“叛军”称之,顾青难道敢杀降不成?

        他在朝堂的权势已嚣张至此了么?

        史思明犹豫好几天了,李亨有他完整的计划,史思明也有自己的完整计划,可两人都没想到顾青居然不按套路出牌,竟敢私自调兵杀降,这个举动出乎李亨和史思明的意料,完全破坏了二人的计划。

        而史思明也在犹豫,究竟该不该与安西军交战,或者……向长安的天子求助?

        一旦与安西军交战,那么降军便不再是降军,而是叛军,所谓的“归降”也就无从说起,顾青掌握了长安城,是非黑白任由他说,更重要的是,史思明很清楚,麾下的五万叛军不可能是安西军的对手。

        当初潼关之战,叛军出兵十万都被安西军打得灰头土脸,还被安西军阵前斩了大将安守忠。

        如今叛军只有五万,更不可能是安西军的对手了。

        所以眼下的形势很严峻,安西军已摆出交战之势,而对史思明来说,做出迎敌的决定非常艰难,胜率太低了。

        “来人,传严庄,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