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百三十七章 世家道贺(1/5)

        相比真正的高门大户,顾青的婚礼其实显得有些寒酸,哪怕他已是郡王的身份,但是毕竟孤身一人,身后没有庞大的家族亲戚,婚事礼仪方面难免有些孤单。

        顾青的亲人只有李十二娘,她代替了顾青亲生父母的位置。

        黄昏时分,当宾客基本到齐后,房琯再次出现。

        一遍又一遍安慰自己,已是最后的流程了,就差这一哆嗦了,哆嗦完就回家,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主持任何人的婚礼了。

        接下来便在宾客的笑闹声中拜堂,华丽的前堂内,李十二娘身着吉服,笑吟吟地坐在高堂的位置,笑中含泪看着眼前这对璧人。

        在礼部尚书房琯的高声唱和声中,顾青与张怀玉三拜,第二拜面向李十二娘,顾青忽然不顾礼节,双膝跪地重重地朝李十二娘磕了个头。

        堂内宾客顿时一静,没人知道顾青为何对李十二娘行如此重礼。

        只有李十二娘心里清楚,顾青拜的不仅是她,还有冥冥中的亲生父母。

        李十二娘不知道的是,顾青行此重礼其实是在感谢父母,无论什么原因,终归是因为他们,自己才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从此有了人生的笑泪悲欢。

        蒙着盖头的张怀玉最初也有些惊讶,但她反应很快,顾青行此重礼后,张怀玉也立马跟着顾青行了重礼,夫妻二人面朝李十二娘重重叩首,夫唱妇随,动作非常统一,看起来好像早已商量好了一样。

        李十二娘掩着嘴,她已泣不成声。

        这个位置,本不该她来坐。

        可怜的是顾青的身世,孑然一身闯荡至今,功成名就,人生大喜,高堂已逝……

        一生终究有许多权力和金钱都弥补不了的遗恨,比如此时此刻。

        三拜过后,礼成。

        张怀玉被喜娘和丫鬟扶进了后院新房,顾青则令开宴,顾府前院中院开席,宾客分文武各自落座。

        月上梢头时,酒宴便已到了鼎沸之处,顾青身着喜袍走出,含笑与宾客见礼敬酒。

        众官员皆起身,恭祝顾郡王大喜。

        相比文官的笑闹和客气,前院安西军将领们所坐之处却是鸦雀无声,常忠马璘沈田等重要将领被派出了长安,留守长安的将领仍然不少,然而将领们却不知得了何人嘱咐,平日粗话连篇喝点酒就得瑟的将领们,今日顾青大喜之日却一个个坐得笔直,目不斜视腰杆紧绷,没人说话,静谧地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肃杀之气。

        顾青敬过朝臣文官后,在韩介等人的护侍下来到前院,看到的便是眼前这一幕。

        见将领们一个个正襟危坐的模样,顾青吃了一惊,忍不住道:“你们都吃错药了?我大喜的日子你们一副来吃丧席的表情啥意思?”

        席中李嗣业起身,陪笑道:“段书生说了,今日朝廷文官皆来恭贺王爷大喜,咱们安西军将领不能丢了王爷的面子,要咱们保持军容军纪,不准忘形,更不准口出粗话,否则治以军法……”

        顾青叹了口气,喃喃道:“段无忌这家伙……”

        话说到一半,见李嗣业一脸期待的样子,似乎在等着顾青痛骂段无忌几句,然后告诉他们接着奏乐,接着舞。

        顾青语气一顿,决定不能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