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百三十一章 世家本色(1/4)

        前世注孤生,没有见丈人丈母的经验,但顾青知道见丈人丈母是件很凶险的事,几个性格完全随机的人坐在一起假装很合得来,用一种谈笑风生的形式完成对彼此的性格人品试探,以及对物质条件的摸底。

        更让人不安的事,这桩婚姻的决定权往往不在自己手上,那种见面后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同于等待被宣判有期徒刑的年数。

        这种感觉实在很不好,哪怕顾青如今已是大权在握,连大唐天子都忌惮七分的大人物,面对岐州刺史府一位小小的判官时,顾青仍感到心慌气短,心律不齐。

        “要准备什么礼品才显得隆重?”顾青喃喃道,好像在问自己,又像在问段无忌。

        段无忌很无语,张怀玉走后,这位王爷便像丢了魂似的,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神神叨叨,如同中邪。

        “王爷,您与怀玉阿姐的父母当年已见过面,为何今日还如此紧张?”段无忌不解地道。

        “你不懂,丈人丈母是很邪恶的存在,呼风唤雨煽风点火无所不能,仗着是闺女的双亲有恃无恐,偏偏我还真不敢下令把他们一刀砍了,对这种天生无敌的人,必须慎重。”顾青严肃地道。

        段无忌失笑:“没那么严重,王爷可是郡王的身份,怀玉阿姐的父母断不敢对王爷无礼的。”

        “这次不一样,谈婚论嫁的大事,他们可能会给我来个下马威……”顾青神情凝重地道。

        段无忌叹息:“不会的,他们没那胆子,王爷您是不知道如今您的名声有多可怕,天子都忌惮您七分,怀玉阿姐的父母绝不敢给您下马威,说不定此刻他们也正战战兢兢呢。”

        顾青抬头看着他:“你与婆娘当年谈论婚嫁时,丈人丈母没在背后兴风作浪?”

        段无忌苦笑道:“学生的妻子也是乡下贫苦出身,丈人丈母都很和气,那些年村里办了瓷窑,日子好过些了,内人是邻村的,是他们主动托了媒人要将闺女嫁到石桥村来,学生的双亲挑选过后,选了一位容貌和品行都算不错的,闺女能嫁到石桥村,丈人丈母高兴坏了,哪里会在背后兴风作浪。”

        顾青嘁了一声,道:“抖起来了?你还挑别人?”

        段无忌急忙道:“多亏王爷当年在石桥村办了瓷窑,从此石桥村人的日子越过越好,成了青城县乃至整个剑南道数一数二的富裕村,王爷栽树,倒教我们这些年轻后生乘了凉。”

        “罢了,你们日子越过越好,我混得也不差……”顾青喃喃道:“你运气好,摊上一对善良的丈人丈母,我那两位丈人丈母可就不好说了,尤其是那位丈母并非怀玉的亲娘,又是陈郡谢氏世家出身……对了,还有个不省心的小舅子张怀省。”

        段无忌摇头道:“所谓世家大多凋零,王爷手中掌握的权力才是硬道理,学生实在想不通王爷为何对怀玉阿姐的父母如此忌惮,说句公道话,以王爷如今的身份,张家应是高攀了才是。”

        顾青叹道:“再过一千多年,你就知道丈人丈母多么可怕了……”

        随即顾青忽然目露凶光,狰狞地道:“干脆不要提什么礼物了,从京兆府死囚大牢里拎个死囚犯,在张家门口一刀剁了,来个杀鸡儆猴,不信他们敢不嫁闺女。”

        段无忌惊愕地睁大了眼:“呃,王爷,没必要搞出如此阵仗吧?”

        “也对,万一我那未来的老丈人是个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