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百二十九章 弑君鸩杀(1/4)

        身负使命的人扮装成魔鬼,在地狱里猖行。

        晋阳城外,近十万叛军已集结,这座大唐的龙兴之城变成了满目疮痍。

        叛军的军纪糜烂,大量叛军集结在城外后,晋阳城内的百姓商贾们遭了殃。叛军将士成群结队入城寻欢作乐,抢掠商贾,调戏妇女已成了家常便饭,尽管将领们再三强调军纪,也有过约束部将的举动,可将领们对部将的约束却始终不温不火,甚至许多叛军将领自己也抢掠。

        大燕国即将向南朝投降的消息早已传出去了,大抵是因为这个原因,叛军将士们于是没了顾忌,彻底放飞自我,打算在投降朝廷之前索性自己大捞一笔,将来投降之后若军中官职未变动,那么便勉强留下来继续为朝廷卖命,若朝廷不用他们,甚至提防他们,那么就拿着抢掠来的钱财归乡买地养老。

        叛军将士们大多是这般想法,所以晋阳城便遭殃了。

        集结仅仅数日,晋阳城内一片狼藉,无数百姓被逼携家带口逃离晋阳,有的家大业大无法离开的也是大门紧闭,或是主动向叛军交钱保平安。

        左相府内。

        冯羽与李白在偏院内对酌。

        李白赤着双足,头发披散,脸颊酡红,人已微醺。

        冯羽也喝了不少,但他一直很清醒,眼中仍如一汪清泉般清澈,深邃的眸子里带着坚定和隐忍。

        “冯贤弟,与你饮酒总是偷奸耍滑,不爽利!”李白不满地哼哼:“顾青也是,他偷奸耍滑比你更过分,你们石桥村人饮酒难道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

        冯羽嘻嘻一笑,道:“我是跟顾阿兄的,饮酒嘛,尽兴便好,喝得再多也证明不了什么,酒量大也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长处。”

        李白不满道:“小小年纪,从哪里得这般老气横秋,也是跟顾青的?”

        “是,当年顾阿兄还在石桥村时,他的一举一动都是我们这些少年的榜样,都在不知不觉中模仿他。”

        李白情绪忽然变得低落起来,叹道:“你小小年纪,却忍辱负重做下这等大事,将来回到大唐,顾青必然重用你,升官封爵是必然的,可怜我年已五十多,却仍是一介白身,相比之下,我这把年纪白活了。”

        冯羽沉默片刻,道:“太白居士这次若能助我一臂之力,将来回到大唐后,顾阿兄必不会吝于官爵。”

        李白仰头饮尽一杯酒,道:“今生能否遂我生平之志,便看这一遭了。若还是无法为自己谋个晋身之阶,我便从此退隐山林,结庐终老。”

        冯羽笑道:“快了,大军马上要开拔,南渡黄河后,太白居士自然会有机会为朝廷立下大功。”

        李白眼中瞳孔一缩,轻声道:“何时动手?”

        “南渡之时。”

        “只诛史思明吗?”

        “史思明若死,叛军群龙无首,顾阿兄可将其全歼。”

        李白沉思半晌,道:“叛军归降朝廷,顾青为何还要对叛军动手?”

        冯羽讥诮般一笑,道:“史思明有狼子之心,岂会甘心归降?顾阿兄判断,此人归降必是权宜,将来若得机会必然会再反,大唐百姓经不起这般反复了,全歼这支叛军,可保大唐境内百年免于战火,所以,叛军不可留。”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