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百零八章 刀剑证道(1/5)

        顾青很少干这么不礼貌的事,前世在商场打滚,擅长的就是做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事业和人脉才有充足的发展。

        但今日这一次例外,顾青突然不想讲礼貌了。

        回纥汗国五万精骑南下,一个个欢天喜地载歌载舞,他们为何如此高兴?原因大家都清楚,他们南下就是为了中原的财富和人口。

        抢别人家的东西就是强盗,顾青怎么可能对强盗客气?

        顾公爷说让等足一个时辰,那就是一个时辰,一刻一刹都不能少。

        安西军大营辕门外,回纥汗国叶护太子与百余亲卫站在辕门外,静静地等候顾青召见,等了很久后,叶护太子渐渐觉得不对劲。

        回纥与大唐向来交好,友好和睦的交情已经延续百年了,回纥的使臣来到大唐都是以国礼相待的,为何这次唐国的这位公爵竟如此怠慢于他?等了半个时辰了,人还在辕门外,无人出迎,无人招待,冷冰冰的态度像极了草原大漠冬天的北风。

        叶护太子三十多岁,身材略矮而敦实,脸上一把乱糟糟的大胡子,穿着回纥汗国独有的皮袍圆毡帽,服饰上搭配着各种金银玉器,独显出不伦不类的豪奢气质。

        站在辕门外半个时辰后,叶护太子越来越不耐烦,眼中渐渐露出怒火,但他终究是回纥的太子,作为一国太子,该有的涵养还是有的,心中再愤怒他也咬着牙忍受。

        旁边一名亲卫首领却没那么好的脾气,等了这么久后,亲卫首领约莫也品出味道了,压抑着怒火走到叶护太子身边,低声道“太子,唐人恐怕来意不善,让咱们等了这么久,分明是倨傲慢待,太子是回纥汗国的储君,岂能受此大辱?”

        叶护太子笑了笑,道“男人的心胸应该像草原上的天空一样广阔,唐国与回纥百年的交情,我受这点委屈不算什么,再等等。”

        “太子,您是储君,受辱已不是您一人的事,而是羞辱整个回纥汗国,请太子三思。”

        叶护太子笑容渐冷“我等应唐国天子之诏,率精骑南下,未入唐国国界便被唐军阻拦于阴山之北,唐国到底是请咱们入境,还是不准咱们入境,前后矛盾的做法不能不搞清楚,再等等,今日一定要见到唐军主帅,向他要个交代。”

        亲卫首领低声道“唐国如今正逢内乱,据说连朝廷内部也不太平,天子势弱,权臣当道,最大的权臣便是大营里的那位唐军主帅,他名叫顾青,曾是安西节度使,后来奉旨入关平叛,麾下将士颇为不凡,屡战屡胜,叛军就是被他的安西军打得退回了河北……”

        叶护太子微笑道“安西节度使顾公爷的名头,我在草原大漠也是如雷贯耳了,本来打算倾心结交,可瞧今日这架势,人家似乎不想与我结交呀。”

        亲卫首领继续道“顾青此人,实虎狼之辈,太子还是莫与他结交为好。听说如今唐国天子与顾青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尖锐,顾青倚仗手中兵权,对天子越来越不敬,今日安西军在阴山之北拦截咱们回纥军,恐怕是顾青与天子闹翻了的结果,天子要做的事,顾青不答应,于是率兵相拒……”

        叶护太子仍笑道“顾青,不仅是虎狼之辈,而且听说为人行事尤为霸道,外表文弱,却是脾性刚烈,宁折不弯,今日倒是想见识一下这位名震天下的人物。”

        迎着阴山脚下凛冽的寒风,足足等了一个时辰后,从大营辕门里才姗姗走出一名披甲武将,冷冷地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