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百零五章 君臣反目(上)(1/5)

        入冬的长安城万物凋零,充斥着萧瑟的气息,天空永远灰蒙蒙的,人们穿着厚厚的衣裳,双手拢在袖子里,脖子瑟缩肩膀耸起,任何恶劣的天气里,他们都要为生计奔波。

        顾青府上的下人们清早便开始打扫庭院,沙沙的扫地声打断了顾青的思考。

        回过神,顾青看着手里的一封书信,深深叹了口气,神色涌上几许忧虑。

        一双纤细的手从他手里拿过那封书信,张怀玉仔细看了一遍,黛眉也悄然蹙起。

        “冯羽的处境越来越危险了,你为何还不召他回来?”

        顾青苦笑道“我已召过几次了,这小子看似聪明,其实做事一根筋,太执拗了。他认定的事情一定要做到完美极致,在他看来,叛军未平,事情就不算完美,他就必须继续潜伏下去。”

        看着这封书信,顾青无奈地道“信是一个名叫李剑九的女子写的,她是李姨娘的弟子,应是冯羽的红颜知己。书信里的语气已经很焦虑了,她很担心冯羽,可冯羽仍坚持不肯回来……”

        张怀玉叹道“当初在石桥村时,冯羽最是顽皮,从来不肯认真读书,为此挨过我不少鞭子。偏偏天资聪慧,马马虎虎随便读了些书,竟也让他在石桥村一众子弟里出类拔萃……”

        “没想到他在敌营中竟也能做出如此成就,人尖子就是人尖子,无论把他放在哪里,他都能绽出光彩……”张怀玉抬眼盯着顾青,深深地道“顾青,冯羽不能有事,他为你立的功劳太大了,如此功臣,将来必是国之重器,这样的人才绝不能死。”

        顾青揉了揉额头,叹道“我当然也不希望他有事,这两年我前前后后写了几封书信让他离开敌营,他却没听过我的话,人家远在天边,我又没办法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拎回来……”

        张怀玉看着手里的书信,道“看书信的意思,冯羽似乎想除掉史思明,此事太危险了,顾青,你要想办法制止他。”

        顾青再次无奈地叹道“冯羽现在就是一只脱缰的野狗,谁都管不住他,我纵手握十万大军,可他人在敌营,我也拿他没办法……”

        张怀玉迟疑道“至少……也该派人帮帮他,不能让他独自在敌营孤军奋战。”

        顾青点点头,沉吟半晌,忽然扬声道“韩介,召王贵来见。”

        没多久,王贵迈着独特的略带几分猥琐的步伐走来,见到顾青后嘻嘻一笑,行礼都带着几分不正经的味道。

        顾青笑看着他,道“王贵,听说你最近挺潇洒啊,安西军进了长安后,你常常往青楼跑,这两年立功领的赏钱应该花得差不多了吧?”

        王贵咧嘴笑道“小人手头还算宽裕,公爷大方,小人立功赏下的钱颇为丰厚,一时半会儿还花不完。”

        顾青哼了哼,道“钱不钱的是小事,倒是你的身子可得保重,别被青楼女子掏空了,刚才见你走路都发飘,而且头发似乎也稀疏了不少,都快秃了,显然是肾亏之兆。如今若有人暗算你,恐怕你连一刀都躲不过去。”

        王贵挣红了脸,不服气道“公爷,小人虽说常去青楼,可也很节制的,同床,但不入身。而且小人也常常跟兄弟们一起打熬身体,如今的我,更秃,但也更强了。”

        话没落音,王贵惊骇地发现自己倒飞出去,以标准的平沙落雁式狠狠摔在地上,接着腹部才察觉到疼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