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百零三章 南朝招降(1/4)

        相隔千年的价值观有很多冲突,从吃穿住行到对每件事的理解角度,大家都很不一样。

        比如在大唐做买卖,商贾之流生意做得再大,资产再多,也不会被人尊敬,社会地位反而比普通平民更低,商贾后代也不能参加科考,除了钱他真的什么都没了。

        千年以后,商贾却成了上流人士,成了人人尊敬且向往的职业。

        又比如大唐权贵人家的婚姻观,越是权贵越能接受婚姻里的不公平,比如一夫一妻多妾,见惯了祖辈父辈的婚姻,对于婚姻她们往往能心平气和地接受不平等,有的权贵人家嫁女儿甚至主动陪嫁姐妹,一同侍奉丈夫,而且姐妹也都受朝廷的承认,被称为“滕”,朝廷每年还会给滕发俸禄,是有正经册封的。

        张怀玉出身相门,对于婚姻中的不平等自然也能淡然接受,所以她见到皇甫思思时并没有表现出妒忌吃醋的一面。

        以顾青的不凡,和如今人臣巅峰的地位,如果顾青只娶她一位夫人,那才叫奇怪,就算旁人不说什么,张怀玉也会不自在的。大环境就是如此,没有是非曲直之分。

        那些渴望“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美好向往,在古代的权贵阶层大概率是不可能存在的,除非男子的生理上有什么毛病。

        皇甫思思喜滋滋地告退,张怀玉吃得有点撑,懒洋洋地半瘫在蒲团上。

        前堂内只剩下顾青和张怀玉二人,顾青眨了眨眼,好奇道:“思思做的菜真那么好吃?”

        张怀玉嘴角一勾,道:“红烧鱼不如你做得好吃。”

        “那你为何吃那么多?这样容易让我产生错觉,以为你和怀锦是从蜀中一路乞讨过来的,不知饿了多少顿了……”

        话音刚落,顾青便觉得额头上一痛,竟是张怀玉弹指射来的一粒蚕豆。

        “许久没尝过的挨揍滋味,熟悉吗?”张怀玉斜瞥着他道。

        顾青揉着额头道:“等着,如今我可是千军万马拴在裤腰带上到处跑的大元帅,一人一泡尿就能淹死你。”

        “再说这么恶心的话,就不止是一粒豆子了……”张怀玉淡淡地道。

        顾青立马闭嘴,乖巧得让人心疼。

        突然觉得思思比张怀玉强多了,同样是砸,人家用钱砸,张怀玉却用豆子……

        朝前堂外看了一眼,张怀玉忽然笑了:“思思确实是个不错的女人,看得出她很懂尊卑,刚见面时既小心又慌张,我刚才吃那么多是为了安她的心,你是要做大事的人,后宅绝不能鸡飞狗跳。”

        顾青打量她一番,赞道:“不错,果然有主妇风范,以你的能力和武力,管理一百个婆娘问题不大……”

        张怀玉笑中带着杀气:“顾公爷的意思,您的后宅还得收一百个女人?”

        顾青久在军中,对杀气早已免疫,闻言浑然不觉地道:“一百个有点夸张了,再说太费腰子,人到中年就会被吸干……”

        迅速朝她一瞟,顾青用商量的语气道:“十个差不多够了,轮流吸的话,每月再放我四天假,估摸我能活到八十岁……”

        张怀玉脸上带笑,眼睛却眯了起来,很危险的信号。

        顾青终于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眼皮一跳,急忙不着痕迹地改口:“当然,我说的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