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六百零二章 二女初见(1/4)

        女子的一滴泪,便是别人的整个青春。

        顾青看到张怀玉的那一刹,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人流熙攘的大街上,张怀玉婷婷而立,像闹市中独自绽开的一朵幽兰,她与尘世格格不入,却与他无比契合。

        顾青呆立许久,隔街与她痴痴对视,眼神交会,无声地诉着艰困里的相思。

        良久,顾青忽然大步向前,旁若无人地穿过街市,走到她面前。

        张怀玉泪中带笑,在人来人往的熙攘街边张开双臂,浑然不顾路人惊异的目光,用力地抱住了他。

        顾青笑了,将她使劲拥在怀里。

        这就是他喜欢的女人,如此与众不同,从来不管这个年代的礼教束缚,见到了心爱的人,那就抱住他,因为她很想他。

        整个人被顾青拥在怀里,张怀玉满足地闭上眼,喃喃地叹息:“……好想你啊。”

        “我也很想你。”顾青拥着她站在街边,二人的身躯融为一体。

        二人不顾礼教世俗,我行我素,但韩介等亲卫却不能让外人看热闹,于是亲卫们自觉地围成圈,阻隔了路人的视线。

        “你何时来的长安?”顾青问道。

        张怀玉仍享受着他怀里的味道,闭着眼没动,轻声道:“刚来,我们是缀着太上皇的御驾一路从蜀中跟来的。”

        “为何跟太上皇的御驾?”

        “你忘了,二祖翁也在御驾之中呢,他很早就想回长安了,可他又不忍抛弃太上皇,新天子登基后许多朝臣便私自跑来长安,二祖翁他们无情无义,坚持跟太上皇一同进退。”

        顾青笑了:“他倒是厚道人。”

        张怀玉叹了口气道:“不论是非功过,二祖翁与太上皇终归有数十年的君臣情谊,张家的门风不容许他做出见利忘义的事。”

        从贪恋的味道里挣扎出来,张怀玉抬头看着他,忽然笑了:“你做的事情我都听了,做到今日这一步,已经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你真的很厉害。”

        “你的预期是什么?”

        “我原本以为你收复关中后,仍然无法控制长安,只能选择领兵退回安西,朝廷忌惮之下不得不将安西划为你的封地,给你封王,最后安西独成一国,你便是安西的共主。”

        顾青摇头,缓缓道:“我不会容许割据局面,大唐的国土必须大一统,令出必经中央朝廷,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例外,所谓国中之国,其实就是自立为王的逆贼。我若没有能力掌握整块国土,那么我一寸也不要,情愿远走他乡,不能让后人唾骂千年。”

        张怀玉点头:“我明白的,但我没想到安西军如此厉害,不仅将叛军打回了河北,还将长安城控制在手里了。”

        顾青露出凡尔赛的笑容:“不是我厉害,而是别人太弱,呵,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张怀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你倒是不谦虚,我还听顾公爷南征北战之余,也不忘将日子过得精致,公爷的帅帐里还有一位千娇百媚的美人儿,为公爷铺床叠被,红袖添香……”

        顾青顿时尴尬了,咧嘴笑了笑:“确实收了一位侍妾,她对我很好,也帮了我很多,我要对她负责。”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