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五十五章 流离的人(1/3)

        顾青觉得莫名其妙,不止一个人说过他不是池中之物,也不知道他们的判断依据是什么。

        他对这个世界仍旧陌生,至今只出过一次村子,还是为了杀人,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模样,他有点好奇,但没有好奇到没事往外面跑的程度。见惯了前世的繁华,这里的一切在他眼里都是简陋贫瘠的,哪怕是离此不远的青城县,顶多就是个农家赶集般的小镇子而已,充其量人多一些。

        志向?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需要什么志向?

        没人惹他,没人爱他,没有任何动力去做那些称王道孤的事,平平淡淡住在村里,赚着卖瓷器的钱,过着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的日子,不好吗?

        火光衬映着顾青那张安静的脸,明与暗闪烁交替,仿若人生的无形枷锁现出了本来的模样。

        安静的气氛里适合思考,那些前世今生种种的不堪和幸福,在脑海里走马观灯一般闪过,顾青唯一能记得清晰的只有一双眼睛,凄然而绝望,从楼顶纵身而下的瞬间,他在笑。

        那是顾青前世的梦魇,是他持续做噩梦的根源,也是导致他穿越的因果。

        穿越到这个世界后,似乎很久没有做过那个噩梦了。上天是放过我了吗?

        如此,也好。

        静谧不知多久,张怀玉忽然起身,道:“我走了。钱赔给你了,你快把该补的东西都补齐,烤肉终归不如你做的鱼。”

        顾青点头,不假思索说了一句礼节性的客气话:“这么晚了,你就睡在这里吧……”

        话刚说完,顾青一愣,接着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我是喝酒上头了么?为什么要说这句话?现在抽自己一耳光会不会显得很造作?

        张怀玉对他的客气话似乎也很吃惊,定定注视顾青那张悔恨交加的脸,良久,点点头:“好啊。”

        顾青脸色更难看了:“你……就不推脱一下吗?应该能听出我说的是客气话吧?”

        张怀玉摇头:“没听出来,我觉得你很真诚。”

        “你眼睛这么瞎,是靠什么行走江湖的?”

        “拳头和一腔正义。”

        “眼睛没有用处的话,可以考虑捐给有需要的人啊。”

        张怀玉看着火堆,淡淡地道:“我快忍不住要揍你的冲动了,你继续说。”

        顾青只好闭嘴,开始琢磨怎么睡的问题。这个时候就必须要把好朋友宋根生家的那张床也算上,有三种分配方式,第一是顾青和张怀玉挤一张床,像梁山伯和祝英台那样的,中间放杯水,过与不过都是禽兽,这个方案可行性不高,如果真这么干,顾青觉得今晚应该是自己人生诀别夜,明早他可能已成了一具无名男尸,或许会跟姚贵堂合葬一处。

        第二个方案是宋根生和张怀玉,这个更不可能了。

        第三个方案,顾青和宋根生挤一张床,这是可行性最高的,但顾青不喜欢跟别人同挤一张床,太没安全感了。

        幸好顾青很机智,他想出了第四种方案,他和张怀玉各睡一床,宋根生打地铺。

        完美!

        “走,去你家睡觉。”顾青勾过宋根生的肩膀往外走。

        宋根生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