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五百七十七章 潼关会战(下二)(1/4)

        孙九石长这么大,像阿五这样的要求还是生平第一次听说。

        孙九石目瞪口呆地看着阿五,他在思考,顾公爷是不是派了一个疯子来,否则怎会提出如此疯狂的要求,再一思考,万马军中刺杀敌军主将,这种事只有疯子才干得出来。

        所以……眼前这家伙真是个疯子?不幸的是,还没潜入敌阵便提前发病了?

        沉默了许久,孙九石涨红了脸道:“我……我可没得罪过你,也没激怒你,你提前犯了病顾公爷可不能治我的罪,我是冤枉的!”

        阿五有些不耐烦了,眼神愈发冰冷,忽然出手夺过孙九石手中的燧发枪。

        孙九石和另外五名神射营将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抬起了自己的枪口对着他。

        “两军阵前,你不要乱来!”孙九石怒喝道。

        阿五对他们的反应完全无视,只是低头盯着手里的燧发枪,又抬头好奇地看了看前方不远处仍在不停放枪装弹的神射营将士,看了一眼后,阿五便明白了,指着燧发枪的扳机道:“是扳动这里吗?”

        孙九石退后一步,点了点头。

        阿五也点了点头,然后枪口正对着自己的小腿肚,笨拙地摸到扳机,接着毫不犹豫地扣动。

        砰的一声巨响,小腿肚被射穿了一个血洞,阿五痛得闷哼一声,额头上顿时冒出豆大的冷汗,脸色苍白,脸颊上的肌肉不住地抽搐,却咬紧了牙关不吭声。

        孙九石目瞪口呆看着他的骚操作,见机猛地出手,抢回了燧发枪,讷讷地对旁边的袍泽们道:“你们都看到了,是他自己动的手,与我无关,回头顾公爷怪罪起来,你们要为我作证。”

        旁边几名将士默默点头,神情畏惧地往后退了一步。

        阿五忍着痛站起身,左右环视一圈,此时他们所立之地到处都是叛军的尸首,有普通军士的,也有叛军将领的。

        阿五的小腿已鲜血淋漓,他拖着受伤的腿,一瘸一拐地走到一名已战死的叛军将领尸首前,端详了片刻,这名叛军将领大约是校尉级别,身上的致命伤是一颗击入脖颈的铁丸,神射营的杰作。

        阿五咬着牙从这名叛军将领的尸首上摸索了一阵,从他怀里摸出一面木制的身份令牌,仔细端详一阵,记住了这名叛将的名字,将令牌收入自己怀中。

        做完了这些,阿五脸色因失血而愈见苍白,对孙九石道:“我还需要一匹战马。”

        孙九石仍处于出神状态,愣愣地点头:“马上给你。”

        战马被将士牵来,阿五看了看此时战场的情势,神射营仍在步步推进,左右侧翼也陷入了苦苦鏖战之中,阿五对孙九石道:“是不是斩了叛军主将,这场战事就结束了?”

        孙九石道:“敌将若死,军心必溃,敌军会各自逃散,接下来便是追多远,杀多少的事了。”

        阿五嗯了一声,道:“如此,我便斩了他。”

        说完阿五翻身上马,一句话也没交代,猛地一催马腹,马儿嘶鸣一声,迈蹄朝神射营后方狂奔而去。

        直到阿五离开,孙九石仍久久没回过神,半晌,才对麾下几名将士道:“顾公爷身边招揽的都是些什么人呀?”

        一名将士笑道:“应该是有本事的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