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五百七十四章 潼关会战(中三)(1/3)

        顾青收到斥候来报,朔方军忽然突围后撤时愣了片刻,旁边的杜鸿渐和李辅国则一脸讪然,羞愧地往后退了几步。

        顾青斜眼瞥着二人,冷冷道“朔方军后撤,是否意味着此战已结束,我安西军也可后撤了?”

        杜鸿渐露出苦笑“公爷,此事尚未查清,或许是朔方军将士自己败逃也不一定……”

        顾青冷笑“突出重重包围后撤,有这等威武奋勇之力,何须败逃?若无将领指挥,若无上面的命令,他们会如此井然有序地突围后撤吗?杜侍郎,你是文官,我可是指挥过不少战事了,战场上的情势难道我不如你看得明白?”

        杜鸿渐语滞,面色羞愧讷讷不能言。

        李辅国的脸色也很难看,但他是阉人,心思可比杜鸿渐灵巧多了,于是堆起满脸笑容,轻声劝道“公爷,不管是什么原因,事实已然如此了,此时安西军攻势已渐成,将士们在前方浴血厮杀,而叛军败局已定,就算朔方军退出了,安西军仍有余力将叛军全歼,安西军独享泼天大功,对公爷和将士们亦是一桩好事,功劳越大,陛下封赏越丰……”

        顾青冷笑道“情势自然是这个情势,安西军也能完成对叛军的全歼,我只是不喜欢被人当傻子,究竟是谁下令让朔方军后撤,大家心里有数,这笔账以后会算的。”

        李辅国额头冒汗,连连道“是是,公爷度量宽宏,先将叛军全歼,后面的事,奴婢愿为公爷上疏,请天子严惩私自下令朔方军后撤的祸首。”

        顾青看着他微微一笑“这个祸首必须严惩,就不知天子会把谁揪出来背锅呢?”

        李辅国迷茫地道“‘背锅’的意思是……”

        顾青哈哈一笑,也不解释,对旁边的韩介厉声道“韩介,传我军令,神射营和蜀军继续进攻,朔方军指望不了了,但咱们安西军也能独自将叛军一口吞下。”

        亲卫飞快跑出去传令了。

        叛军大营内外,原本因朔方军突然后撤而迟滞的攻势,在得到顾青的命令后,孙九石领着神射营继续推进,马燧所部骑兵紧紧护着神射营的左右侧翼,后面的两万蜀军紧跟,一边向前推进一边清理战场。

        …………

        潼关南面三十里外的丛林里,两万安西军骑兵静静地埋伏在山道两旁,人衔枚,马裹蹄,就连马嘴都戴上了嚼头,防止战马发出异声。

        沈田伏在一人多高的杂草丛中,不耐烦地看了看天色,狠狠吐出了嘴里叼着的草根,喃喃骂道“这条道该不会啥都没有吧?老子可亏大了,孙九石那混账在前方打得风生水起,老子这里连只鸟都没有,功劳全被那小子占了……”

        一名部将凑过来,轻声道“常将军奉命牵制长安的叛军,差不多到时候了,若叛军追击,此路是潼关的必经之路,咱们再等等,多半不会亏的,兄弟们都等着立功领赏呢。”

        沈田嗯了一声,沉着脸道“派一批斥候出去,搜索附近方圆五里内的丛林山道,遇到叛军的斥候一定杀了,不可使任何军情传回长安,让史思明变成瞎子聋子,常将军出兵牵制时才会更有效。”

        部将匆匆离开传令去了。

        沈田摸着颌下粗短的胡须,神情陷入沉思。

        作为顾青麾下安西军内排名前几的大将,沈田不再是当初那个从于阗镇败退的小将,随着岁月流逝,经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