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五百六十七章 务实军阀(1/3)

        狗一定是狗,人不一定是人,成熟了的宋根生也掩盖不了他的弱受气质,顾青看到他就忍不住想欺负一下,就像父亲对儿子的爱一样,我的儿子只准我欺负,别人碰一根手指就翻脸。

        宋根生如果稍有灵性的话,应该能感受到顾青的父爱何等深沉。

        “官儿当得越大越不是人!”宋根生咬牙切齿。

        顾青微笑道:“这话有失偏颇,说得好像我以前没当官时就是人了似的……”

        “你当然不是人,莫以为我不知,你的帅帐里就有女人侍候你,安西军中将士都知道。”

        顾青坦然道:“没错,我的妾室,专门在帅帐侍候我的,白天给我做饭,晚上给我暖床,有意见?”

        宋根生一滞,冷着脸道:“没意见!”

        “襄州城那个十五岁女子,你要不要给她赎身?钱不够我有。”

        宋根生不自在地道:“赎身……自然是想赎身的,但此事秀儿还不知道,我不知如何与她提此事……”

        顾青冷笑:“肉都吃进嘴了,现在才想起怕婆娘?呵,渣男。”

        宋根生不满地道:“你帅帐里的侍妾跟张怀玉说过吗?”

        顾青板着脸道:“聚少离多,没机会说。但她若在我眼前,我一定会说,大男人多几个婆娘,很正常的事,我怕什么?夫纲这一块儿,我拿捏得死死的。”

        宋根生也冷笑:“你也配提夫纲,当年在石桥村,忘了你被张怀玉吊起来抽了?不敢与她共处一室,跑来挤我的床……”

        一旁的段无忌听得两眼发光,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

        军令一出,三军将士莫敢不从的顾公爷,居然有如此光辉闪耀的黑历史,太刺激了,记下来写回忆录也是一笔财源。

        顾青的脸上却有些挂不住了,揉了揉脸喃喃道:“当年发现那个煤坑时应该狠心一点把你埋了的……”

        宋根生居然一点也不怂地道:“你现在埋我也来得及。”

        顾青恍然,喃喃道:“说得有道理,你提醒我了……此地是潼关,西望长安,东接函谷,确实是块风水宝地,埋在此处你宋家后代会发大财的……”

        宋根生神情一肃,长揖到地:“我错了,请不要埋我。”

        顾青斜眼瞥着他,冷笑道:“狗东西,还治不了你了。”

        宋根生颓然长叹。

        他突然明白了一个事实,立功多升官快的人,一定有他的本事,心狠手辣脸皮厚,无论哪一样本事,都是如今的他万万无法比的。

        不过宋根生这几年也改变了不少,比以前成熟了许多,刚才那一记猝不及防的认错干得漂亮。

        想到这里,宋根生的心理平衡了许多。

        玩笑过后,顾青说起了正事。

        “根生,王师平定叛乱后,朝堂会有大变局,你不能总是窝在蜀中那块地方当官,对你没什么好处,往后各地节度使的权力会受到制约,你就算当上剑南道节度使了,也不过是个地方官,考虑一下来我身边吧。”

        宋根生不解地道:“节度使之权为何会被制约?”

        顾青微笑道:“因为我决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