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五百六十四章 收复潼关(1/3)

        大唐关中京畿道,最重要的必争之地便是潼关。

        从历史军事的角度上说,大唐国运的转折点并非长安被叛军攻陷,而是从潼关被叛军攻破的那一刻起,国运便急转直下,后来中晚唐所谓的元和中兴,会昌中兴,严格说来,那并不叫中兴,只能称为“续命”。

        所以潼关的重要性可见一斑,潼关被破,相当于盗贼一脚踹开了长安的门户,长安城唾手可得,城内人口与财物予取予求。

        李隆基得知潼关被破后,对长安城根本没做任何像样的抵抗布置,便带着妃子皇子公主仓惶逃离,因为他也很清楚,潼关破了,长安必然守不住。

        风水轮流转,今夜,安西军将夺回潼关,收复长安。

        陌刀营像一根根钉子,死死地钉在潼关城门内,挥舞的陌刀在黑夜中散发出慑人的寒芒,李嗣业站在队伍前方,他的陌刀是特制的,威力也是最大的,只有他这种魁梧体格的人才挥舞得动。

        李嗣业的脚下已躺满了叛军的尸首,他所站立的方圆一丈内没人敢靠近,他的脚下是仍在蠕动抽搐的碎肉和一颗颗首级。

        潼关城门被陌刀营牢牢占住,无数叛军在陌刀阵前不敢前进一步,面色惊惧地盯着前方的一片雪白刀光,如同看着一头噬人的上古猛兽,人力在这头猛兽面前显得渺小无奈。

        王贵已完成了他的任务,悄悄地往后退,退出陌刀阵外。顾公爷说过很多次,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眼前的情势王贵不需要帮什么忙,贸然上前杀敌只会搅乱陌刀营的阵列。

        潼关城头上,守关的将领居高临下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于是大喝道:“不可靠近陌刀阵,弓箭上!”

        叛军如潮水般退却,一排排弓箭手顶了上来,隔着数丈外搭弓上弦。

        李嗣业眼皮一跳,暴喝道:“陌刀营,进——!”

        整齐划一的脚步声,陌刀营将士一边舞动陌刀,一边向前跨了几步,方阵推进,挤压着叛军的空间,弓箭手不自禁地往后退了几步。

        “放箭!”

        嗖嗖一阵箭雨,陌刀方阵倒下了几人,但阵列没乱。

        陌刀营是顾青花了巨大的代价打造的,不仅选人严苛,对陌刀营也花费了巨大的资源,在安西军大部分将士还只穿戴普通皮甲时,陌刀营近三千人身上的铠甲皆是非常坚固的龟背鱼鳞甲,算不上刀枪不入,但有几率抵御敌人的弓箭射击。

        叛军一轮弓箭后,李嗣业见队伍里倒下了几个人,不由大怒,喝道:“左右令官压阵,陌刀营突进,兄弟们再坚持片刻,大军马上杀来了!”

        陌刀营将士一齐朝前跨了一步,齐声喝道:“杀!”

        杀字出口,天地变色,方阵里的刀光挥舞得愈发密不透风,阵列在左右令官的指挥下缓缓朝前推进,而对面的叛军弓箭手被陌刀营冲天的杀气震慑住了,吓得连连后退,无论降临如何打骂,叛军胆气已逝。

        城头上的箭雨仍然如暴雨般倾泻而下,陌刀营阵列不时有人倒下,马上又有人补上,双方在城门内为自己争夺生机。

        …………

        离潼关十里外的乡道上,三万蜀军急行军前进,漆黑的夜里看不见路,不时有人栽倒在路边的麦田里,鲜于仲通一脸焦急,不停地催促将士行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