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五百六十二章 信仰太平(1/3)

        上了年纪的人才会懂得“太平”二字多么重要。

        大到上国荣誉,小到柴米油盐,都跟“太平”二字息息相关。年轻人不明白,是因为阅历不够,总以为国乱与自己无关,只要每顿还能吃上饭,哪怕刀剑已顶到鼻尖了也不着急。

        没有撕心裂肺的惨痛经历,不会觉得太平的可贵。

        在经历了数十年的开元盛世,和乱象渐生的天宝年后,如今的天下人大多已明白,“太平”二字是多么的重要。

        它关系着家人能否每天一起生活,关系着每顿是否有饭吃,还关系着宁静的家园会不会被突然闯进来的乱军破坏。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

        尽管有些卑微,但大多数人真的是这么想的。

        大军前行,浩浩荡荡不见首尾,顾青骑马行于中军,襄州那位老者的话一直在他脑海中回荡。

        无论如何,要尽快结束这乱世了,作为一个不同世界过来的人,如今的他已完全融入了这个世界,他的呼吸节奏已与这个世界融为一体,每一个百姓子民都与他息息相关。

        不仅要结束乱世,他还要在有生之年恢复当年的盛世,让每个百姓安享太平,不必沦为太平犬,做个堂堂正正的太平人。

        上天安排他来到这个世界,或许便是为了让他完成这个使命吧。

        颠簸的马背上,顾青沉默了很久,旁边的韩介小心地看着他,不知公爷又在想什么重要的大事。

        良久,顾青忽然道:“韩介,你有信仰吗?”

        韩介愣了:“公爷,何谓‘信仰’?”

        “就是无关利益的一种愿望,你愿意分文不赚却舍得为它而死,绝不会为了任何外部的利益而妥协放弃。”

        韩介恍然:“孔子的‘仁’,孟子的‘义’,算是信仰吗?”

        顾青想了想,道:“算是,古往今来,确实有很多舍身成仁,舍生取义之辈,能够为其舍身者,皆可称为‘信仰’。”

        韩介挠了挠头道:“公爷,末将倒没那么伟大,只想着等叛乱平定后,接回父母妻儿,全家好好过日子,或许末将也能沾公爷的光升个官儿,多领些俸禄,这……应该不算信仰吧?”

        顾青笑了:“也算,你的信仰就是好好过日子,战场上你挥出去的每一刀都踏实,你知道自己在为谁而战,你要消灭的是不让你和家人好好过日子的人,那些人都该死,这也是信仰。”

        韩介笑道:“这么的话,末将也有信仰,战场上的敌人就是阻拦我信仰的人,我只恨不得将他们碎尸万段。”

        顾青若有所思道:“将士们呢?他们是否也有同样的想法?”

        韩介道:“将士们当然也想快点将敌人杀了,解甲归田过一过太平日子,若能在田间乡野种地收粮,谁愿意过这刀口舔血的生活?”

        顾青目光闪动:“战场上杀敌的赏金也高呀,只要豁出命去,一场战事斩下几颗首级,够得上一年种地劳作了。”

        韩介叹道:“公爷,没有谁天生就喜欢杀人拼命,敌人又不是猪狗,不可能站着不动让他们杀,上战场杀敌的时候也要做好自己战死的准备,每一场战事都是过一次鬼门关,若命都没了,要赏金何用?就算日子过得穷一点,只要是太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