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五百六十章 洛阳城破(1/3)

        沈田和麾下将士在洛阳城内陷入了苦战。

        人算不如天算,一切可能都预估到了,也提前准备好了答案,然而最终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问题上翻了车,聪明如王贵也没办法,他不是神仙,人算已极致,仍然赢不过天算。

        鬼知道潼关的叛军里一个小小的旅帅叫什么名字!这题超纲了。

        于是王贵和沈田的两千余将士迅速被围住,双方敌我已分明。

        眼见再也无法演下去,王贵翻脸了,拔刀便朝那名偏将劈去,与此同时,后面的沈田也暴喝一声,两千余将士纷纷抄起兵器与城内叛军展开了厮杀。

        最重要的目标是城门。

        洛阳的西城门叫通济门,城中被洛水贯穿东西,通济门正在洛水之畔。厮杀方起,沈田便接过了指挥权,下令将士们背水列阵,全力堵住通济门的城门甬道,前方将士与叛军厮杀,甬道内的将士则奋力打开城门。

        “冲上城楼放火,把城楼点了,让外面的将士看到。”沈田双目圆睁大喝道。

        很快便有将士奋不顾身冲向城楼。

        城楼上的叛军也被惊动了,纷纷朝石阶涌来,双方在通往城楼的石阶上展开激战。

        这是一场混战,没有多余的空间布阵,也没有统一的指挥,沈田此刻全部的心神都用来对付城门内的叛军。

        王贵劈向偏将的一刀没劈中,偏将早有防备,闪身躲过了。王贵劈过一刀后转身就跑,令偏将意外的是,王贵跑的方向竟然不是城门,而是城门的相反方向,城门混乱之时,这家伙居然几个起落后混进城里的民居群中,不见影子了。

        偏将犹豫了一下,放弃了追赶,此时最紧要的是城门,至于王贵,他只有一个人,就算制造破坏也非常有限,于是偏将转身便朝城门跑去,指挥叛军与沈田所部激战厮杀。

        王贵有股子狠劲儿,沙场厮杀也从来不落人后,但他最大的长处不是杀敌,而是演戏。

        窜进民居后,王贵躲在一条漆黑的小巷内,闭上眼睛使劲喘息了一阵,听着巷外杂乱的脚步声,心情越来越沉重。

        这是叛军调拨兵马的声音,沈田所部已暴露,叛军必然不惜一切代价将沈田和麾下两千余人全部歼灭在城门内,否则洛阳必失。

        王贵心跳很快,一边休息一边想着如何破局,今夜骗城固然失败了,但他的长处仍然能发挥作用。

        顾公爷如此重视他,今夜若无寸功,将来顾公爷或许不会失望,但他却从此在袍泽们面前抬不起头来,事关个人荣誉,就算拼了性命也要弄个大功劳来弥补今夜的失败。

        平复了呼吸后,王贵眯眼看着不远处的城楼,深呼吸几次后,整了整身上的铠甲,幸好入城后一直穿着叛军的服色,被人识破仅仅只在刚才,这个年代信息的传递速度没那么快,通济门前的叛军或许都知道自己是敌人,但驻守别的城门的叛军却肯定不知道,王贵可以凭此打个时间差。

        走出巷子后,王贵昂首挺胸仍是一副叛军自己人的坦然模样,迎面而来一队队行色匆忙的叛军队伍,王贵坦然地让过一旁,甚至还声色俱厉地告诉他们,通济门有奸细混入,速去歼灭,下手不要留情。

        绕过民居,从洛阳西市穿行而过,沈田和麾下将士浴血厮杀抢夺城门时,王贵已独自一人绕到了西城南面的厚载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