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五百五十三章 破城肃残(1/3)

        两百步外精确射中一名敌军将领并不容易。

        孙九石其实也没把握,但他很想试一试。

        装弹,举枪,瞄准,动作娴熟且稳定。孙九石的手天生就是拿枪的,端枪瞄准许久,他的手仍然不见一丝颤动,整个人很快与手中的枪合为一体,接着呼吸节奏也渐渐变得绵长而轻缓,像一只隐藏在丛林深处锁定了猎物的花豹,安静地等待着致命一击的机会。

        神射营的枪声仍然一轮接一轮,城头上的守军不敢冒头,他们仍处于深深的恐惧之中,对安西军将士手中的奇怪兵器尤感畏惧,仿佛像老天赐给安西军的一件仙器,一声巨响便能瞬间夺取人的性命,根本来不及防备,有这样的仙器在手,城池如何守得住?

        孙九石的呼吸已经与手中的枪融为一体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城楼上那名中年将领,良久悠悠地呼出一口气,与此同时,手指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巨响,城楼上那名守军将领忽然仰面一翻,重重倒在地上。

        身旁的亲卫大惊,急忙用身躯挡在前面,然后迅速围成人墙,将那名将领抬下了城楼。

        孙九石放下枪,遗憾地叹了口气。

        刚刚那一枪命中了,但没有命中将领的要害,只是伤在肩胛处,要不了他的命。

        眼看到手的功劳如同煮熟了鸭子般飞了,孙九石气得重重跺脚,又左手捶了右手几下,想想不解气,抬手正打算扇自己耳光,发现身旁的神射营将士和挥动令旗的偏将都愣愣地看着自己。

        孙九石放弃了扇自己耳光的想法,瞪眼怒道:“看什么看!好好放你们的枪,我可在公爷面前放下话了,攻取商州城,我神射营预定了首功,今日谁丢了我的脸,莫怪军法无情。”

        神射营前方还有弓箭阵和盾阵,孙九石眯眼打量了一番,道:“传令盾阵再往前推进二十步,神射营也跟着推进二十步,有盾牌在手怕个甚,离城墙近一点,神射营打得更准一点。”

        将领急忙下去传令,孙九石看着高耸的城墙,又遗憾地叹了口气。

        也不知那名射伤的守将是什么身份,回头厚着脸皮问问公爷,射伤也算功劳吧?就算功劳小一点,总比没有强呀。

        孙九石没想到的是,他射中的正是商州城守将李立节,而且他射中的这一枪对商州城守军的影响非常大。

        原本被神射营打得不敢冒头的守军将士军心已然低落得不行了,结果守将也被射伤,中弹的李立节昏迷不醒,亲卫将他抬离了城楼,等于商州守军的指挥系统崩塌了一大半,守军将士见状军心愈发低落到极点。

        孙九石或许不是合格的将领,但他绝对是一员福将。出生时被牛头马面狠狠亲过的那种。

        …………

        攻城一个多时辰后,顾青眯眼看着城墙上的守军状态,见他们已经不敢冒头,城头只剩一些叛军的旌旗在随风胡乱飘扬,于是扭头朝常忠道:“差不多了,可以下令将士们攀城墙了,传令弓箭和神射营远程掩护攀城墙的将士们。”

        隆隆的战鼓急促地擂响,站立中军早就跃跃欲试的安西军将士们抬着一架架云梯,潮水般向城墙狠狠拍去。

        云梯架在护城河上,在盾牌的保护下,将士们跨过护城河,军中将领身先士卒带头上了云梯,嘴里咬着横刀一步步朝城墙攀爬。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