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五百四十四章 战局骤变(1/4)

                                            多年深仇,一朝得报。

        李十二娘瘫坐在满地的鲜血里,一口积抑多年的心气突然泄去后,只觉浑身虚脱无力,脑子里一片空洞,仿佛成了一尊失去灵魂的雕塑,呆呆地注视着倒在血水里的安禄山。

        仇人,真的死了吗?

        不死心的李十二娘挣扎着起身,再次探向安禄山的鼻息和脉搏。

        仇人,真的死了。

        李十二娘这才瘫坐在地上,失声大哭起来。

        不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那是史思明麾下的部将,安禄山在兴庆宫里跑得快,躲进后花园后不见踪影,追击安禄山的部将急坏了,搜遍了整个兴庆宫才找来这里。

        李十二娘仍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任泪长流。尘封于记忆深处的美好回忆此刻一幕幕在脑海里闪现。

        那年的她,与顾家夫妻并骑逐月,秋高斗酒,曾经她以为自己的人生会永远如此潇洒惬意,与顾家夫妻一辈子策马天涯未尝不是人生快事。

        世事无常,骤然间与故交阴阳两隔,而她,为了这桩仇恨,已经痛苦压抑了许多年,她的余生只为仇恨而活。今夜为故交报此深仇,李十二娘忽然发觉自己的人生已经没有了意义。

        浑然不觉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李十二娘仍坐在地上,嘴唇不停蠕动,不知在默念着什么。

        记住网址

        一道纤细的身影从回廊外飞身而入,却是在不远出策应的李剑九。

        见到地上的安禄山尸首,又看了看呆滞无神的李十二娘,李剑久吃惊地喃喃道“居然真杀了安禄山……”

        接着李剑九神情一肃,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急忙拽起李十二娘的胳膊,道“师父,快走,追兵至矣。”

        李十二娘毫无反应。

        李剑九急了,并指使劲地在李十二娘背后的灵台穴上重重一戳,李十二娘顿时一震,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浊血,李剑九吓坏了,李十二娘却瞬间恢复了清明,擦了把嘴角的血渍,道“无妨,淤于胸脉的浊血罢了,安禄山已被我杀了,追兵即至,我们快走。”

        李剑九点头道“冯羽在濯龙门买通了几名军士接应,咱们快去濯龙门吧。”

        李十二娘虚弱地点点头,李剑九搀起她便往前飞奔而去。

        快跑到濯龙门时,李十二娘冷不丁道“剑九,冯羽此子虽有些轻浮跳脱,但做事还是颇为沉稳,顾青没看错人,将来是个人物,你们若已两情相悦,我不拦着你们,此事毕了,你们可互托终生。”

        李剑九一愣,不知师父为何在这种时候说这句话,但还是感动地笑了笑,道“师父,此事仍未了,冯羽说,要继续留在叛军中做点什么,直到安西军彻底平定叛乱,顾公爷给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李十二娘沉声道“安禄山已死,叛军气数将近,无论是安庆绪还是史思明接位,叛军都已现颓势,一年半载内,叛乱必平,你和冯羽要保重自己。”

        “师父,接下来您要……”

        李十二娘茫然地望向夜空,叹道“天地之大,我已不知何去何从了……”

        顿了顿,李十二娘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