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五百四十一章 长安之变(中)(1/3)

        安庆绪符合一切纨绔败家子的形象。

        志大才疏,胸无点墨,仗势欺人,性情既怂又暴虐。史思明和冯羽选择安庆绪代替安禄山,实在是一个极好的人选。

        冯羽有任务,史思明有野心,他们都需要一个能轻易操纵的傀儡。

        安庆绪不是聪明人,聪明人至少要对自己的能力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清楚自己不是当皇帝那块料,继而反推史思明和冯羽连哄带骗让自己弑父即位的险恶用心,其实不难猜测。

        可惜安庆绪根本没有任何怀疑。

        他已被嫉妒和怨恨蒙蔽了理智,他对父亲安禄山也有着刻骨的仇恨,安禄山脾气暴虐,身上的烂疮越来越严重后,对身边的亲人和侍卫也愈发变本加厉地鞭打施暴。

        安庆绪在别人面前是风光无限的未来太子,可在安禄山面前,他这个亲儿子连条狗都不如,安禄山身上的疮毒发作时,便毫无理由地对身边人死命毒打,对任何人都不会留情,包括亲儿子。

        仇恨就是这么一步一步积累起来,最后变得不共戴天。

        昏暗的烛光下,安庆绪一脸惶恐地坐在案边,身躯微微发颤。

        尽管冯羽和史思明早已动了他,在权力野心的操纵下,安庆绪也非常想将父亲杀了,可一旦事情临头马上要实施了,安庆绪又变得惶恐不安,甚至有心想反悔。

        纨绔败家子的德性,野心仅止于想想而已,真要让他们放手去做,他们缺少谋大事的胆魄与决心,注定成不了事。

        “真……真要刺杀我父亲?”安庆绪惶然地看了看眼前的几个人,汗水不知不觉从额头上滑落,艰难地道:“不如……等我父亲多当几日皇帝后再下手也不迟呀,登基大典上动手未免太凶险,父亲身边的部将亲卫多如牛毛,若真将父亲杀了,我转眼间就会被他们剁为肉酱……”

        史思明缓缓道:“殿下不必担心,大典之日,臣会将忠于节帅的部将亲卫都调走,宫闱禁中的兵马也换上臣的心腹部将,殿下只须身揣利器,找准时机朝节帅要害部位刺过去,其他的事,臣可为殿下一力担之。”

        冯羽也补充道:“臣愿在阶下安抚群臣,弹压哗动,文官皆是大唐降臣,对节帅并无太多忠心,节帅身故,他们想必也不会太伤心,很容易安抚下来……”

        安庆绪忐忑道:“大典之上,公然弑父弑君,此为人臣人子之大逆,臣民们怎能再拥我为新主?”

        史思明冷冷地笑了:“殿下,大唐从开国君主到这一代的天子,从太宗李世民发起的玄武门之变,到李隆基率军闯宫诛杀韦后,他们谁没干过弑君之事?天下人难道责怪他们了吗?事实上,天下臣民仍旧奉他们为天子,仍旧无比爱戴他们。”

        “天子之位,居之者不在乎有没有德,而在于有没有实力,谁的拳头够硬,谁就能当天子,殿下坐上那个宝座后,天下谁敢指摘殿下的不是?还不是照样要对殿下俯首称臣。”

        安庆绪想了想,觉得史思明的话得很有道理,大唐这几代君主干过的大逆之事还少了?他们干成以后,天下人照样对他们毕恭毕敬,到底,实力决定人们对他的态度。

        原本心虚惶恐的心情,安庆绪再次变得坚定起来。

        皇帝的位置实在太诱人了,为了它,杀爹证道算什么,刨祖坟证道他都愿意。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