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五百四十章 长安之变(上)(1/3)

        收编马燧对顾青来不算大事,在他眼里,马燧和他麾下的两千将士不过是一支民间武装,战力不值一提,真正的收获是马燧这个人。

        能在半年内将一支由农户难民组成的乌合之众操练到这个水平,马燧的将才其实很不错了,而且从他在山涧设伏和堡寨建筑的布局上更能体现出他的不凡本事。

        收编受降,又当着将士们的面给了马燧一记狠狠的杀威棒后,顾青下令撤军,堡寨内有用的东西全部带走,归降的将士也跟着一同带走,回安西军大营。

        马燧对归降仍有些不情愿,对顾青也有些不服气,没关系,顾青会用时间告诉他,对一军主帅不服气会有怎样的下场。

        “南方各州的地方团结兵很多吗?”

        回营的路上,顾青若有所思地问马燧。

        马燧被责过军棍,身子痛得无法在马背上骑行,咬牙踩着马镫,半蹲半立艰难地站在马鞍上,闻言道:“安禄山起兵谋反后,大唐各州皆自危,长安未失以前天子下过旨,允许各州刺史组建当地团结兵准备抗敌,有的刺史县令依旨而行,招募了当地青壮组成了团结兵,人数多则数千,少则数百……”

        顾青瞥了他一眼,道:“你的团结兵是自己招募的还是隋州刺史授意招募的?”

        “隋州刺史奉旨招募过数百团结兵,后来听安西军在颍水歼灭十万异族军,安禄山叛军不敢南下,于是隋州刺史便遣散了团结兵,毕竟官府供养团结兵要多支出许多钱粮,不如省下这笔开支。末将麾下这两千来人都是我自己招募的。”

        顾青叹了口气,道:“居安而不思危,祸事临头时便知后悔了。”

        马燧迟疑了一下,道:“全是公爷和安西军之功,才让大唐的南方未被战火荼毒,官员百姓仍可安居乐业,不被叛军凌虐。”

        顾青又看了他一眼,道:“听你在背后我坏话,我是欺世盗名之辈?”

        马燧垂头道:“末将不明内情,胡言乱语,今日方知其谬,请公爷恕罪。”

        顾青微笑脸:“我若是那么宽宏大量的人,还治什么军,打什么仗,我坏话的人当然要受到惨烈的报复,否则我坏话的人会越来越多,马将军,等着吧。”

        马燧惊愕地看着他。

        传闻中的顾公爷竟是这种人?好的爱兵如子治军有方呢?不按套路出牌啊。

        马燧久久没吱声儿,顾青却道:“你那臭不要脸的‘征北大将军’官职是谁给你封的?”

        马燧顿时露出赧然之色:“末将招募团结兵,打算实力壮大后北上抗击叛军,自然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官职,正值时局大乱,末将于是自己封了个官儿……”

        “赶紧把你那破旗幡烧了,不够丢人钱,什么‘征北大将军’,朝廷可从来没封过这种官职,回头我向太子殿下上疏一道,给你个都尉,若在战场上立了功,会有加封大将军的机会。征北大将军什么的,以后再也莫提,会连累我抬不起头来,太丢人了。”

        一番话将马燧打击得遍体鳞伤,垂头萧瑟地道:“……是。”

        顾青冷笑,新收获一位名将,但对名将不能惯着,要让他快速融进安西军这个群体,必须不断磨练他,敲打他,报复他,否则怎能让他感受到宾至如归的温暖?

        行军走出太白顶时,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