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五百二十二章 劝进弑逆(1/5)

        脾气暴躁的安禄山发怒时像一只吃撑了的豪猪,圆滚滚的身材里充满了暴戾凶残,暴怒的他六亲不认,眼里所见的任何人都是敌人,哪怕对亲儿子也下死手。

        演技在线,但无法控制喜怒的人,一生成就或许有,但不会登到顶峰。

        站在顶峰的人需要有睿智的头脑,高远的目光,宏大的理想和喜怒不形于色的城府,这些素质安禄山都远远不够。

        当部将视主帅为虎狼,心生畏惧,由畏生恨之时,主帅离覆灭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史思明站在安禄山面前,心态便是如此转变的。

        安禄山麾下的部将,无论身边的侍卫李猪儿,还是第一大将史思明,都被安禄山用鞭子招呼过,抽打的次数多了,恨他的人也多了。

        见安禄山又开始发怒,史思明缩了缩脖子,轻声道:“节帅,北方的援兵咱们指望不上了,但咱们义师仍可与朝廷抗衡,尤其是咱们已占据关中,得中原者得天下,这些日子咱们拉了不少关中百姓充入军中,稍作操练后,亦有一战之力……”

        安禄山暴怒的情绪渐渐平复,冷冷道:“顾青的安西军不灭,我寝食难安,百姓青壮强拉入军多是乌合之众,怎能指望他们为我攻城掠地?”

        史思明道:“军中立下严苛军法,百姓怎敢不从,节帅,如今咱们义军已占黄河以北和关中,与李唐半分江山,再加把劲儿,义军便可取李唐而代之,从此改朝换代,节帅您就是开国帝王,一代雄才霸主,只消占领南方,李唐便可告灭亡了。”

        安禄山呼吸忽然加快。

        “开国帝王”,“雄才霸主”这种称号实在是太刺激,太鼓舞人心了,这些年在李隆基面前演戏,暗中厉兵秣马,打出反旗起兵,为的不就是改朝换代,圆自己的皇帝梦么?

        虽说如今战局有些不容乐观,东宫太子李亨和郭子仪在北面朔方节府,顾青的安西军固守南方虎视关中,南北两面皆敌,战略态势有点危险,但是……“皇帝”这个字眼真的好诱惑啊。

        见安禄山神情变化,史思明急忙道:“节帅,关中青壮之所以难凝人心,末将以为是咱们名不正言不顺,咱们占了关中,占了长安,但咱们只是一支军队,却不是正统朝廷,人心自然无法归属……”

        “故,末将代三军将士向节帅陈情,请节帅为天下苍生计,为将士万民人心所归计,末将劝请节帅顺天下之大势,坐北面南,登临大宝,王天下。”

        说完史思明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五体投地式匍匐于地。

        安禄山顿时心花怒放,虽说心中仍觉有些不妥,但他离皇帝的位置只差最后一步了,人生最大的梦想眼看就要实现,差的只是最后的过场。

        “哈哈,不可不可!”安禄山大笑道:“我等兴义师,伐奸佞,为的是清君之侧,安某仍是忠于大唐天子的,怎可擅自称帝?不可不可!此事再也休提。”

        史思明是个心思玲珑的人,战场上的将才不一定高明,但官场上的潜台词却一听就懂。

        安禄山这番话明着推脱,可话中有一个关键词,那就是“擅自”,不可擅自称帝的意思是,劝进的人太少,呼声不高,无法显现“顺天下大势”的宏伟景象,安节帅虽说肥肉和脸皮厚度成正比,但终归有些羞涩的。

        作为安禄山的第一大将,史思明秒懂安禄山的意思,于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