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五百一十七章 仁至义尽(1/4)

        朝为田舍郎孤烟远村石桥斜第五百一十七章仁至义尽高力士神情黯然,站在一旁看着失态大笑的杨贵妃,静静地等她发泄。

        作为旁观者,高力士很清楚李隆基和杨贵妃之间的夫妻缘分恐怕此生已无法再续了,无论杨贵妃是生是死,二人的缘分已到了尽头。

        杨贵妃此刻笑的是她今生的命运,笑的是曾经的海誓山盟,笑的是白头如新的夫妻情分。

        不知笑了多久,杨贵妃已笑得没了力气,眼泪仍止不住地流淌。

        笑声渐歇,杨贵妃喘着气,虚脱地瘫坐在地上,垂头不知在想什么。

        高力士这才柔声劝道:“娘娘可否随老奴去前堂,顾青等着拜见娘娘呢。”

        杨贵妃点了点头,起身整了整自己的衣裳发鬓,沉默地跟着高力士出了房门。

        来到前堂,李隆基当先迎了上来,惊喜地握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冰凉无力,像从冰窖里拿出来的一截冰肌玉骨。

        “娘子,娘子!你不必死了,顾青忠于朕,率军来救驾了,朕可与娘子白头偕老了。”

        杨贵妃微微一颤,下意识地抽回了被李隆基握着的手。

        李隆基一愣,情知在顾青救驾之前自己委实伤透了她的心,于是心虚地叹了口气,默默退开一步。

        杨贵妃的目光望向顾青,见顾青脸上含笑,风度尔雅地看着她,杨贵妃眼泪又流了下来,上前主动朝顾青盈盈一礼。

        “顾青,大恩不言谢。”

        杨贵妃只了这一句话便默默退后,神情却有几分坚定,仿佛决定了什么事。

        顾青回礼道:“娘娘折煞臣了,臣之所为皆是本分。”

        眼下禁军哗变仍未停止,大家的心情都很焦急,李隆基沉声道:“顾青,禁军哗变之事,你可有解决之道?”

        顾青低声道:“陛下,臣以为,禁军龙武大将军陈玄礼难辞其咎。”

        李隆基一叹,道:“陈玄礼他……”

        “陈玄礼统领禁军,禁军哗变之前不察,哗变之后不阻,反而应和禁军的无理要求,逼迫天子行不愿为之事,臣以为,陈玄礼当斩。”

        李隆基色变:“斩陈玄礼……”

        堂下一直静立的陈玄礼也听到了,顿时急道:“陛下,臣不服!臣为保陛下周全,一直在陛下和禁军之间转圜劝,勿使事态失控,臣无罪!”

        顾青转身盯着他,冷冷道:“陈玄礼,你身为禁军统帅,对麾下禁军的心思不闻不问不知,事发之后,你只顾着在中间扮好人,和稀泥,事态演变得一塌糊涂,最终导致今夜无可挽回的结果,你居然好意思自己无罪?”

        陈玄礼怒道:“顾青,你不过是安西节度使,有何资格斩禁军将领?”

        顾青冷笑道:“我当然没资格,我只是建议陛下斩了你,你这样的将领若在我安西军中,一百颗脑袋都不够砍的。”

        见二人争吵,李隆基神情为难地道:“顾卿,陈玄礼也有为难之处,朕可体谅,此时当务之急是如何弹压下禁军哗变,顾卿可有办法?”

        顾青平静地道:“其实臣的办法很简单,将陈玄礼推出去,当着禁军的面斩首,然后将所有禁军的将领全都囚禁起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