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五百一十一章 兵变诛佞(上)(1/3)

        确实可笑。

        太平盛世天子,半生被众星拱月般吹捧,臣民皆颂恩德,安禄山叛乱以前,李隆基在朝堂民间的地位几乎已被神化,哪怕民间百姓土地被兼并,生活越来越贫苦,那也是朝堂出了奸臣,圣天子被蒙蔽。

        圣天子从来都是没错的,错的是奸臣。

        善良的百姓总是很大度地原谅那些他们并不了解的人和事,还会很好心地主动帮忙找好理由,让自己的原谅显得更合情合理。

        二十几年前,创下开元盛世的李隆基打死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如此下场,不但被最信任的臣子背叛,而且还被身边的禁军逼宫,逼宫的幕后主使是自己的亲儿子,立了二十多年的太子。

        答案其实并不意外,任何人当了二十多年太子,隐忍了二十多年,终归会失去耐心的,尤其是天下大乱,天子仓惶出逃之时,正是天赐良机。

        冷静下来站在李亨的立场想一想,换了李隆基是他,恐怕也会忍不住干点什么,这么好的机会简直是老天爷赤裸裸的明示了,不干点什么怎对得起二十多年的隐忍和委屈?

        不意外,但来得有点突然。

        “传旨,禁军将士每人皆赏金一贯,着令禁军将领约束部将,勿使生事,明日启程继续南进入蜀。”李隆基说完后抿紧了唇,对他来说,这是一种屈辱的妥协。

        相比安禄山的叛乱,禁军不再敬畏于皇权尤令李隆基感到屈辱,因为这是发生在身边的事,他亲眼见到了,亲耳听到了,更直接地感受到了大唐天子已被人硬生生拽下了神坛。

        屈辱,但不得不妥协。逃往多日,李隆基已渐渐适应了神坛下的处境。

        如今唯一能做的,只能用金钱暂时安抚将士了。

        高力士神情犹疑,但还是领旨退下。

        …………

        禁军大营驻于驿站外,两万余将士的营帐连绵数里不见尽头。

        李隆基所居的住所离大营辕门仅只数里,可这短短的数里距离,却仿佛成了隔绝来往的两个世界。

        在禁军大营这个世界里,一股敌对的情绪在有心人的唆使下,正在慢慢滋长,蔓延。

        最初的怨气只是背井离乡,不得不丢下关中的父母妻儿,后来怨气不知不觉加深了,而且怨气的根源也升级了。

        不知什么人在大营里挑唆了一番,然后怨气便化作对圣天子的昏聩的不满,对朝堂奸臣党争弄权,纵容叛臣的愤怒。

        升级了的怨气便不能称为“怨气”,它更应该被称作“仇恨”。

        仇恨是很容易刀剑相向的。

        背后挑唆的人是个行家,他懂得人性。先从将士们对父母妻儿的牵挂担忧找到突破口,然后将这种担忧的情绪不着痕迹地转化为对君臣失守潼关和长安的愤恨。

        愤恨成形,剩下的已经不需要再挑唆了,将士们的情绪已经被彻底控制,这个时候只需要一丁点火星迸现,便是一场惊天爆炸。

        火星如期而至。

        夜幕降临,一名宦官飞快从驿站步行跑进大营,进了大营辕门便将龙武大将军陈玄礼召来,当着禁军将士的面,宦官口述天子诏令。

        这是一道措辞温和的赏金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