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五百零九章 出秦赴襄(1/3)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李光弼与顾青没有血缘关系,但他仍为顾青操碎了心,领军平叛被安禄山打得灰头土脸,带着一群残兵败将钻秦岭大山里,还要牵挂顾青的亲事,李光弼想想就觉得自己命苦。

        “公主殿下与天子巡幸西南岂不是更安全么?为何要离开天子行营?”李光弼试探着问道。

        万春坐在马上,掰下一块胡饼送进嘴里,小脸顿时露出难以下咽的表情,努力梗了下脖子,几乎将这块胡饼生吞了下去,李光弼急忙递上水,万春灌了好几口才缓过来。

        “好饼,好吃。”万春昧着良心朝李光弼露出甜甜的笑。嘴上说着好吃,手上却迅速将剩下的胡饼递给旁边的妇娥,再也不肯多看它一眼。

        李光弼捋须微笑,不错,标准的皇家教养,说瞎话都特别有素质。

        “我喜欢顾青。”万春语气平常地道,淡定得仿佛在述说今天的天气,平静却无可辩驳,像众人皆知的真理。

        李光弼捋须的手微微一颤,仍然微笑道:“殿下莫闹,顾青出身贫寒,幼年差点饿死,殿下是金枝玉叶,功臣世家子弟才是殿下的良配,顾青何德何能,哪里配得上殿下。”

        万春不高兴了,瞪着他道:“顾青把你当长辈,哪有长辈在背后如此编排晚辈的。顾青出身贫寒又如何?本宫只求有情郎,与我相敬相爱一生,他的出身与我何干?他纵是个乞丐,本宫看中了也嫁。”

        李光弼苦笑道:“顾青虽说未婚配……但殿下怕是来晚了。”

        万春笑了:“本宫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张家姐妹捷足先登了?无妨,本宫比她们姐妹强多了,顾青只要不瞎,他会选择我的,只要他没与张家姐妹成亲,我就有机会让他临阵倒戈。”

        李光弼脸颊直抽抽,这词儿用的,也是皇家教的?

        “殿下,臣说句逆耳忠言,顾青此子看似温和,实则性情颇为孤傲,而且有股子拗脾气,他决定要做的事情从来不在乎利弊得失,甚至豁出性命也在所不惜,以他的脾性,个人亲事他断然不会为皇权折腰,殿下当三思啊。”

        万春哼道:“本宫从来没用皇权逼过他……”

        话没说完,想到当初在终南山,他看了自己白花花的身子,她差点当场下令将他灭口,后来在长安城相遇,她对他也是左右不顺眼,动辄与他为难。

        想到这里,万春俏脸一红,仍努力镇定地道:“……至少他与我关系熟络后,本宫便再没用皇权欺压过他,我想嫁他也不会逼他,我要用我的魅力迷死他,让他心甘情愿舍张家姐妹而娶我,哼,人多了不起吗?本宫陪嫁一百个宫女行不行?”

        李光弼惊呆了,脱口道:“美不死他!……咳,臣的意思是,殿下能这么想,臣甚为欣悦,就怕殿下争到最后不耐烦了,请天子下旨赐婚,以顾青的脾气,恐怕断不会从命,那时殿下与顾青的关系也会一落千丈,一旦天子出面,殿下与他都是输家。”

        万春嗯了一声,俏脸浮上几许轻愁,叹道:“若世上的情爱能用一纸圣旨解决,那该多好……”

        看着万春愁意薄怨的俏脸,李光弼也轻轻一叹。

        圣旨这东西只能决定别人的富贵生死,情爱却是万不能决的,屈从于圣旨的情爱,已经不能叫情爱了,只能叫利益。

        一骑快马从东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