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五百零六章 未脱征衣(1/3)

        一个男人救一个女人,有时候不需要理由,男人天性骨子里有着保护弱者的基因。

        如果要救的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理由就复杂了。或许是为了她的美貌,或许是英雄主义情结作祟,或许天真的以为救了她等于拥有她,一句“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成了无数男人心底里见不得人的期盼。

        算算时日,杨贵妃差不多到了那道生死关口了。

        这个女人是否祸害了江山,是否只是一个背锅的工具,是否也做了很多错事,对顾青来说并不重要。

        翻开史书一页页,千古以还,谁能从中找到一个完美无缺的古人?

        救人就是救人,扯上大义和是非未免可笑。

        顾青必须救她,没有那么多卑劣龌龊的理由,只有一个不得不救的原因。

        她对他有恩,顾青要报恩。

        当年以顾青的能力,有没有她的帮助似乎并不重要,他终归会凭能力走到该属于他的位置上,然而事实就是事实,杨贵妃帮了他,如今她有了危难,顾青也要帮她,不惜代价。

        颍水大捷后,顾青允许大营将士饮酒大醉一场,算是给他们庆功。

        第二天,顾青很早便醒来,负手在大营内转悠。

        营帐内许多将士大醉未醒,鼾声如雷沉睡着,也有将士醒来了,躺在简陋的床榻上睁着眼睛发呆。

        他们在想什么?

        顾青很想知道。

        安西军名震天下,一场场胜利让天下臣民都对平叛充满了希望,如今的安西军已是大唐百姓心中的丰碑,所有人相信,只要安西军没倒下,安禄山叛乱必将被平定,长安城必将迎回大唐天子。

        天下人只关心胜利的消息,没人在乎安西军的将士也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他们也有自己的快乐和痛苦。他们奋勇杀敌征战的动力或许没那么崇高伟大,很多只是为了个人和家人的富贵,不管为了什么,豁出性命征战时他们都没怂,这就是最大的英勇。

        掀开一座营帐的门帘,顾青发现这座营帐内的将士们都醒了。

        营帐内满满当当住了二十来人,里面有些脏乱,衣裳铠甲兵器扔得到处都是,混杂着难闻的味道,标准的男人窝模样。

        见顾青走进来,营帐内的将士们愣了一下,认出是顾青后,忙不迭起身,衣衫不整地朝顾青行礼。

        顾青似乎鼻子失灵了,对营帐内的难闻味道浑若未觉,微笑着走进来,随便找了个空地盘腿坐下,笑道:“莫多礼,我只是在大营内随便走走,经历了一场大战,你们都辛苦了,大军原地休整几日,你们睡懒觉也好,聊天闲逛也好,都由你们。”

        将士们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环视将士们的模样,顾青笑道:“昨晚饮酒可尽兴?酒肉管饱了吗?若觉得不够,尽管向我告状,我马上下令打军需官的军棍。”

        将士们大笑,一名十七八岁的军士壮着胆道:“公爷,咱们能不能每天都有酒喝?”

        顾青从地上抓起一把土朝他扔过去,笑骂道:“你想屁吃呢?每天都喝酒,安西军就成了一群酒囊饭袋,以后还能指望你们打胜仗吗?”

        将士们又笑了起来,又一名年纪稍大的军士讷讷问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