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五百零四章 颍水大捷(1/3)

        孙九石的个人实力毋庸置疑,这是他在战场上立功立命的本事。

        抬枪,瞄准,一枪放出,对面那名厉声训斥将士的敌军将领应声栽落马下。

        神射营阵列内,无数将士发出欢呼声。

        其实大家早就想将那名敌军将领毙了,然而神射营将士的准头大多不太准,做不到孙九石那般精确,终究还是孙九石高人一头,刚与大军会合便将对方的将领干掉。

        将领毙命,原本慌乱的敌军阵营愈发混乱不堪,军心瞬间崩溃,颍水南岸的敌军已完全失去了斗志,在前方和东西三面皆被围的情况下,无数敌军将士不得不跳进冰凉刺骨的颍水中以求活命。

        北方游牧民族鲜少有会水性者,如今正是隆冬季节,河水冰凉,人不会水又被刺骨的河水刺激,许多敌军将士跳进水里挣扎扑腾几下后便彻底沉入水底,尸骨随波流走。

        孙九石接管了神射营的指挥权,在他的令旗挥舞下,神射营将士仍然步步朝敌军逼近,每走几步便下令停下放枪,一直逼到离敌军一百步距离,然后神射营便不再走了,整齐列阵后,对南岸的敌军展开了单方面的屠杀。

        常忠骑在马上,看着眼前已经溃败的敌军,低声叹道:“胜局定矣,这次好险,幸好有神射营……”

        颍水北岸。

        鲜于仲通和曲环所部对敌军展开的伏击战并不顺利。

        这支异族兵马太剽悍了,以至于明明是一场完美的以有心算无心的伏击战,最后蜀军和河西军竟然莫名陷入了一场苦战。

        遇袭后反应过来的敌军表现出强悍的战斗意志,如同南岸的战况一样,迅速结阵对蜀军和河西军反击,四万蜀军和河西军幸好都是边军,属于大唐军队里的精锐,虽被敌军疯狂反扑,终究还是奋不顾身抵挡住了。

        战况陷入胶着时,南岸传来激荡人心的欢呼声,隐隐传来安西军将士兴奋的吼声,一阵阵代表着胜利的吼声终于令北岸的战况有了改变。

        北岸的敌军本就位于背水的不利位置,蜀军和河西军在战前的士气却是极高,因为顾青对全军宣示了赏令,无论蜀军还是河西军,斩敌首者皆有赏钱。

        随着南岸安西军对敌军的全歼,包括他们的主帅阿史那冽清在内,南岸的敌军已被安西军清剿一空,北岸的敌军士气终于崩溃,阵型开始不稳,时有军士私自跑出阵列,或东西逃窜,或跳河而遁。

        两军对阵,士气往往是此消彼长,见敌军士气下颓不振,蜀军和河西军顿时愈发兴奋,战力也随之高涨。

        最后,百余艘渔船满载安西军将士从南岸靠近北岸,准备驰援蜀军和河西军时,敌军终于全线崩溃,当成百上千人逃出阵列时,敌军松松垮垮的阵列彻底溃败,两军之战胜负已定。

        鲜于仲通骑马立于后军,看着气势如虹追杀敌军的将士们,不由捋须大笑,顺便擦了把额头的老汗。

        这次算是险胜,敌军之强悍是他始料未及的,幸好蜀军和河西军没令他丢脸,总算能在顾青面前能挺起胸膛说话了。

        “速速派人火速赶往安西军大营,向顾公爷报捷,此战大获全胜!”鲜于仲通朗声笑道。

        …………

        邓州城外,安西军大营。

        顾青彻夜未眠,站在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