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五百零三章 浓雾鏖战(下)(1/4)

                                            战场上有正面的战术,也有暗中的奇谋,还有令人无法预料无法防备的变数。

        孙九石就是这场大战中的变数。

        连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这场大战里扮演了什么角色。

        颍水南岸,安西军仍然一次又一次地朝敌军大阵发起冲锋,双方的伤亡都不小,可常忠却发现敌军大阵中出现了少许的混乱。

        东面侧翼的主将是刘宏伯,作为有经验的将军,刘宏伯也敏感地发现了敌军出现的混乱,当即率部再次向敌军的阵型中横插冲锋。

        虽然不明白为何敌军阵型会突然出现混乱,但机会一瞬即逝,绝不能放过。

        左右侧翼同时冲锋,这次将敌军牢固的防御阵生生撕开了一道口子,刘宏伯在乱军中左劈右杀,冲开了一条血路,常忠这时也率正面骑兵赶到,二人在战场上配合默契,他们都在试图做同一件事,那就是将敌军的阵型冲散,然后切割,将其切割成小块,逐一围歼。

        然而这支异族敌军的强悍再次超出了常忠和刘宏伯的想象。

        短暂的混乱后,防御阵中的将领再次将麾下兵士聚拢起来,盾牌与长戟长矛结合,无数敌军将士豁命以抗,竟生生将冲入阵中的安西军赶了出去。

        当防御阵越来越严丝合缝,阵中的常忠和刘宏伯情知无法再对敌阵切割了,不得不下令冲出敌阵,双方一场鏖战后迅速分离,相隔百丈遥遥对峙。

        与此同时,颍水北岸也传来了喊杀声,鲜于仲通的蜀军和曲环所部河西军也发动了。

        常忠骑在马上喘着粗气,充血的眼睛死死盯着对面的敌阵,再看看身后的将士们,大多都负了伤,体力愈见不支。

        “这支敌军难道是天兵天将下凡不成?”常忠瞪着眼喃喃骂道。

        刘宏伯喘着气道“咱们才是天兵天将,粗略看了看,他们的伤亡比咱们大。”

        常忠冷着脸道“必须速战速决,将士们的体力已支撑不住了。再耗下去只能是两败俱伤,闹到那种结果,我们没脸回去见公爷。”

        一阵隆隆的马蹄声忽然从后方传来,常忠扭头一看,竟是神射营的将士赶到了。

        在人群中扫了一眼,常忠盯着神射营一名营官道“孙九石呢?”

        营官一滞,迟疑地道“孙将军……独自进入战场,他说要立功。”

        常忠大怒“胡闹!他是神射营主将,竟敢扔下神射营独自行动,他这是渎职!此战过后,老子一定要在公爷面前狠狠揍他一顿!”

        营官还打算为孙九石解释几句,常忠却摆了摆手,道“你现在是神射营主将了,马上列阵,前面战事有些不妙,你们神射营拿出本事来让我看看。”

        营官立马命令神射营将士下马,趁着鏖战过后双方都在短暂休息的空档,神射营将士抄着燧发枪迅速在两军大阵中间列出三段阵列。

        此时已是清晨,天已大亮,四周的浓雾也消散了不少,已经能够隐约看清双方的阵型了。

        两军交战一个多时辰后,神射营进入战场。

        三段式列阵后,营官挥舞令旗,神射营将士徐徐步行向前推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