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四百九十八章 迟暮天子(1/4)

                                            大唐天子混到仓惶逃窜的份上,也是没谁了。尤其是这位天子还亲手开创了古往今来最辉煌的盛世,数十年过去,盛世轰然倒下,开创盛世的天子被叛军逼得放弃国都抱头鼠窜。

        不知李隆基本人有没有感到羞耻,但无数读史书的后人委实为他感到痛惜。

        李隆基老了,提不动刀了,人也飘了。

        七十岁的年纪,不仅要忍受心理上的恐慌,同时还要忍受每日的车马劳顿之苦,李隆基如今心里是什么滋味,唯有他自己最清楚。

        行营搭建在野外背山靠水之地,虽是逃难,但大唐天子的排场却仍摆得十足,行营由前锋军队提前数个时辰便开始搭建,尽管李隆基只在行营住一晚,第二天还要继续赶路,但行营仍搭建得非常豪奢,一个圆顶的硕大金色营帐立于河畔,营帐内能同时容纳数百人,有卧房有殿厅,逃难之旅竟然也如此讲究,李隆基输得并不冤枉。

        日落时分,天子圣驾已至,李隆基下了车驾便径自走进行营内,许多朝臣求见亦命高力士挡在外面,今日李隆基不愿见任何人。

        心情烦躁的李隆基独自坐在行营内,他的面前燃着一炉沉香,一缕烟雾扶摇而上,清香的味道充斥着整个行营。

        为李隆基挡驾了所有人后,高力士躬身走进了行营。

        “陛下,许多朝臣欲谏天子,老奴按陛下的吩咐,让他们都回去了。”

        李隆基嗯了一声,忽然露出冷笑“太平之时一个个歌功颂德,如今见朕失了长安,便骤然都成了板荡忠臣,都来指摘朕的不是,朕这里错了,那里错了,故而致此败,呵,一夜之间,朕便成了一无是处的昏君。”

        见李隆基说得渐生怒气,高力士躬身垂头,不敢多言。

        首发网址

        “关中战局如何?安贼叛军是否已将京畿之地全都占领了?”李隆基忽然问道。

        高力士道“安贼正在飞速吞下京畿附近的城池,如今大多已被叛军所占。”

        李隆基沉默片刻,忍不住忐忑地问答“安贼……可有派出叛军追击朕?”

        高力士摇头道“老奴查问过了,后面并无叛军追击,太子和郭子仪所部去了朔方节府,李光弼所部虽败,但仍依托秦岭地形狙敌,长安东面还有顾青的安西军对叛军虎视眈眈,择机而噬,安贼根本分不出兵力追击陛下,他要提防的是北面的郭子仪和东面的顾青。”

        李隆基松了口气,原本心情烦躁的他,此刻情绪不知不觉松缓了许多。

        “未派兵追击朕就好……”李隆基长叹,随即觉得这句话有些不妥,太过露怯了,于是又冷声道“朕不过一时之败而已,大唐仍有百万王师,仍有郭子仪顾青这等板荡忠臣,朕仍是天下王道正统,叛贼可窃国,窃得了天下人心吗?”

        高力士附和道“陛下所言正是,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安贼以臣伐君,是大逆之辈,纵然一时得意,也服不了天下士子万民之心,天下人心仍依依东望,举世皆盼陛下荡涤叛乱,归政于长安。”

        李隆基点头,心情总算好一些了“没错,依依东望,依依东望啊……”

        说着李隆基的肩头渐渐松垮下去,一手托着额头,有些疲累地打起了瞌睡。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