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四百九十章 独当一面(1/3)

        润物无声间,冯羽给安庆绪悄悄埋下的一颗毒种子已发出了萌芽,未来不久,它将开出妖艳魅人的彼岸花。

        安禄山没有成大事的命,当他以为麾下军队攻城掠地连长安城都占领了,江山便唾手可得,然而他却没想过,再坚固的堡垒,最终都会从内部开始被攻破。

        萧墙之祸,祸起于不均。

        权力,金钱,美色,都是祸乱的根源。

        冯羽,便是揭开祸乱封印的人,他放出了安庆绪心中的魔鬼。

        安庆绪这样的二世祖,或许没有成事的本事,但他一定有败事的本事。

        …………

        邓州城外,安西军大营。

        驻军一个多月了,如今已是天宝十四年深秋时节,赶在天气渐凉之前,安西军将士终于添了新衣。

        没人知道自己身上的新衣钱是怎么来的,一丝一缕都透着顾公爷的血泪……和爽歪歪。

        皇甫思思最近做买卖如同疯了似的,每天领着亲卫在邓州城里逛,城里商铺因北方战乱而滞销的货物,被皇甫思思用极低的价格拿下,然后囤积在后军辎重里,顺便将她以前从洛阳带来的货物一清而空,一买一卖赚了不少差价,欠顾青的五千贯卖身钱很快就还上了。

        这一个多月里,安西军派出去的斥候终于传来了消息。

        分批而出的斥候已与郭子仪,李光弼等人取得了联系,潼关被破,李隆基仓惶逃往西南,郭子仪留守长安,在李隆基走后,郭子仪领一万兵马出长安,往北而去,路上遭遇叛军零星兵马,与之交战后,郭子仪率军杀出一条血路,生生打通了从长安到北面朔方节度使府的一条通路,然后在朔方安营固守。

        李光弼则率五千兵马与郭子仪分兵而出,在关中歧州凤州一带游弋,其中也与叛军零星兵马交战过,然而终究是败多胜少,在付出了两千人的代价后,李光弼不得不率军进了秦岭。

        相比安西军对叛军的三战三胜,郭子仪和李光弼却打得分外狼狈。

        这个结果其实很正常,顾青的麾下是安西军,是大唐最精锐的边军,而郭子仪和李光弼率领的是长安守军,守军数十年未经历战火,许多都是功勋子弟和平民,没有杀敌的经历,操练也是懒懒散散,吃惯了太平粮,战斗素质就是如此低下,跟安禄山的叛军较量简直不是一个级别的,纯粹被碾压的存在。

        顾青站在帅帐的沙盘边,郑重地将郭子仪所部和李光弼所部的位置用小旗帜插在沙盘上,然后站在沙盘边摸着下巴久久沉吟不已。

        眼下的战局颇为艰难,整个大唐能打的只有安西军,其他的都是乐色。

        当然,顾青对郭子仪和李光弼还是很有信心的,能在青史留名的名将,他们的本事必非泛泛,目前的颓势不过只是开始,给他们一些时间,他们会有办法将麾下的军队变得强大起来。

        也就是说,郭子仪和李光弼还需要猥琐发育的时间。

        太子李亨以及高仙芝,安重璋等部斥候仍未与他们取得联系,顾青对他们也没做多少指望,因为他们率领的也是关中军队,如今的大唐,只有边军才配称精锐,太子李亨以及高仙芝他们率领的军队基本没什么战斗力。

        如此比较之后,顾青发现自己麾下的安西军竟然真成了力挽狂澜的唯一一支力量。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