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四百八十九章 毒种萌芽(1/3)

        冯羽与安庆绪的关系最近处得不错,虽然地位不一样,但二人都属于纨绔二世祖,以吃喝嫖赌为己任。

        男人就是这么下作,只要在吃喝嫖赌上互相讨论交流一下心得,很容易便发展成为嫖友,不一定能共患难,但一定能欢天喜地同去洗浴中心,其中有人缺席或许另一人还会感到遗憾。

        千年后警察扫黄为何一抓就抓一串儿,就是这个原因,一个人独自去嫖是没有灵魂的。男人干再下作的事也需要在事后一同分享交流心得体会,如果细心观察生活的话,洗浴中心三楼休闲区的两个男人如果在包房外遇到,开口问的第一句话往往是“你点的那个怎么样?”

        以此为开场白,一场赛后分享总结会议由此开始。

        这种赛后总结会议通常夹杂着大量的牛皮,男人在这方面绝不会谦虚,水分比诈骗宣传广告还离谱,尤其在坚持的时间方面,更是吹嘘得令人发指。

        吹嘘的时候还要注意语气,最好是轻描淡写的表情,平淡述说事实般的语气,这样更容易取信于人。

        异性或许不明白,这种牛皮有什么好吹的。不,必须吹,这是男人对生活的信心的重要环节,对外低于半小时的,不会被生活善待,世界也不会与你和解。

        冯羽和安庆绪便类似于这种关系。

        由于冯羽的缺席,令安庆绪颇为失落,因为少了一个重要的环节,那就是赛后总结吹嘘。

        安庆绪眼圈发黑,倚在马车窗格边懒洋洋的打不起精神,眼皮耷拉,目光无神,不时打个长长的呵欠,显然是欢乐了一整夜,身子已被酒色掏空。

        冯羽急忙面朝安庆绪行礼,道:“殿下恕罪,臣昨夜被公务所羁绊,实在走不开身。”

        安庆绪笑了笑,道:“屁大个判官,还‘公务’,明日我便与父帅说,让他给你封个大官儿,你当京兆府尹也合适,有事让下面的人办,你便陪我寻欢作乐,哈哈,长安城的美人儿果然名不虚传,难怪父帅欲取李唐而代之,有权在手果然不一样,昔日正眼都不看我的青楼花魁,还不是老老实实伏在我脚下任我宰割。”

        冯羽露出艳羡之色,道:“臣虽未亲至,但能想象殿下昨夜的雄风赫赫,下次若殿下有瑕,臣愿做东请殿下痛饮达旦,还请殿下赏面。”

        安庆绪大笑道:“整个长安都是父帅和我的,做什么东,咱们在长安城干什么都不用花钱的,不用等下次,待我回府睡一觉,睡醒后咱们继续去青楼饮酒,下午我让亲卫来请你。”

        冯羽一脸荣幸地行礼:“如此,臣便在京兆官衙等殿下的消息了。”

        日落时分,冯羽穿好长衫,戴上璞头,一身休闲打扮,安庆绪的亲卫果然来请。

        冯羽跟着亲卫出门,来到平康坊一家名叫“宜园”的青楼。

        青楼冷冷清清,不知是安庆绪包了场,还是长安城的风流士子们战乱时不敢上门。

        冯羽拾阶而上,来到二楼一间雅阁内,安庆绪和史思明坐在窗边饮酒,二人的面前一位面貌绝色的女子正在抚琴。

        琴声有些杂,冯羽注意到女子抚琴的手正在微微发颤,显然内心极为害怕,曲为心声,冯羽只听到了恐惧。

        暗暗一叹,世人为何皆盼太平?因为世人皆知,战乱之时人命如草芥,平安活着都成了一种奢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