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四百八十七章 忍辱负重(1/3)

        皇甫思思随军以来,每次扎营总带着顾青的几名亲卫在外面闲逛,顾青没想到她不声不响居然干了大买卖,挣了五千多贯。

        这时顾青才想起皇甫思思的身份,她除了是将门之后以外,还是龟兹城的客栈掌柜,是商人,商人逐利,不可能放过任何赚钱的机会。

        乱世的商人不容易赚钱,是因为世道乱了,盗匪横行,运气不好就会血本无归,显然皇甫思思没有这方面的担心,每次出营都带着顾青的亲卫,后面还有几万安西军,没哪个不长眼的盗匪敢抢掠到她头上。

        再加上安西军后军辎重有大量的骡马车乘,于是皇甫思思轻易地将此地的货物运送到彼地,轻松赚出差价。

        顾青也是商人,瞬间就明白了皇甫思思如何在短期能赚到五千贯。

        “五千贯都给您,公爷不想要吗?”皇甫思思横陈在床榻上,漆黑中一双美眸发出湛然的光亮,充满了魅惑。

        顾青神情挣扎起来。

        两世童男,今夜便可渡劫突破到另一个境界,尽管皇甫思思用钱来诱惑他,感觉有点怪怪的,而且作为一军主帅,麾下数万虎狼之师,此刻却被一个女人叫买初夜,不得不说,真的有点淡淡的羞耻感……

        是保留这具纯洁的身体留给初恋,还是卖个好价钱,顾青有些动摇了。

        “公爷,五千贯钱换成粮食的话,可支应安西军将士大半个月呢……”皇甫思思像诱骗白雪公主吃毒苹果的老巫婆,声音充满了无法抗拒的诱惑。

        顾青冷笑:“我堂堂一军主帅,麾下猛将如云,谋士如雨,一声令下可摧坚城铁壁,可气吞万里如虎,你居然胆敢用庸俗至极的阿堵铜臭之物买我的身子……皇甫思思我告诉你,除了贞操,我还有节操。”

        皇甫思思颇为意外:“公爷不要钱?”

        “不,我的意思是……得加钱。”

        “一万贯,剩下的五千贯妾身不出三月就能赚够了给你。”皇甫思思杀伐果决地道。

        “成交,来吧。”

        顾青走回床榻躺下,面孔朝天,双手死死攥住被褥,试图流出两行屈辱的泪水,努力了很久,没挤出来。

        毕竟这件事过程并不痛苦,唯一屈辱的只是心理。

        红鸾粉帐,春色无边。

        许久以后,两人的喘息声渐渐平复,一双玉藕似的手臂勾住了顾青的脖子,皇甫思思在他耳边销魂蚀骨地吹着气。

        “公爷,妾身以后就是您的人,若您是个薄情负义的,妾身只好一死了之。”

        顾青痛并快乐着,过程当然是很愉悦,不过鉴于屈辱的心理,此刻帅帐外应该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才应景。

        “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我此生不会负你,但话要说清楚,我还有别的女人,话有点渣,可我不瞒不骗,渣得明明白白。”

        皇甫思思勾着他的脖子笑道:“妾身早就知道啦,我会守好妾室的本分,也会好好侍奉张家阿姐的……似公爷这等权贵英雄人物,一生自然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妾身心许公爷的那天起就明白这个道理了。”

        顾青迟疑了一下,试探着道:“那么下一次咱俩那啥……还有一万贯吗?”

        皇甫思思愣了,接着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