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四百八十六章 芳心纵火(1/4)

        国都陷落,关中已成了一滩烂泥。

        听到这个消息,顾青久久没出声,它原本在意料之中,但当它真正发生时,顾青仍感到心中一阵阵的难受。

        时隔多年,顾青仍记得当初第一次进长安时,这座盛世国都带给自己的震撼。

        那些游走在街头的落魄诗人,那些在酒肆酣畅痛饮的剑客,那些质朴而美丽的碧玉姑娘,还有那闹市中浑然物外念诵经文的僧人,原本应该留存于千年后的画卷中,当顾青走入这座城池,就仿佛被时空的裂缝拉入了画卷中,画上的人物全都鲜活起来。

        这样一幅美不胜收的画卷,如今安在?

        “叛军入长安城后,可有屠戮百姓士子?”顾青沉声问道。

        斥候摇头道:“据小人打探到的消息,叛军并无屠戮之举,长安城并无太大变化,这次叛军似乎表现得很克制,但他们占据了朱雀大道的省台官衙后,似乎杀了一些不愿屈从的朝臣,也有一些朝臣在叛军的刀剑下愿为安禄山效忠……”

        顾青淡淡一笑:“投降叛军的朝臣有多少人?”

        “不少,比如吏部郎中王维,便投降了叛军,并被安禄山任以伪职。”

        顾青有些吃惊:“王维投降了?”

        “是。”

        顾青抿了抿唇,没多说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而且在刀剑加颈的情况下,真正能够视死如归的人毕竟不多,写诗写得好,不见得就不怕死,而且诗与气节也没什么关系。

        至于叛军入城后没有大肆屠戮百姓,顾青多少也能猜到安禄山的用意。

        长安是国都,安禄山连长安都占领了,显然在他看来,离改朝换代不远了,他若取李唐而代之,必然要在长安登基的,理论上说,长安的百姓也将是他的子民,安禄山不可能在国都里杀得尸山血海。

        这就好像一个强盗,从别人家费尽辛苦抢来了一只精美的花瓶,抢到手的花瓶便是属于他的了,强盗不可能到手后将花瓶摔碎,对他自己没好处。

        心里堵得慌,顾青不知该向谁发泄。

        长安的陷落如果一定要追究责任人的话,李隆基毫无疑问是第一责任人,这个锅扔都扔不掉。

        潼关临阵换将,成了压死大唐这头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初安西军收复洛阳,函谷关设伏又歼敌两万余,潼关那时仍在高仙芝手中,如果时间停格在那一刻,其实安禄山的叛军已陷入了颓势,继续坚持下去的话,叛军不到一个月便会被迫北撤。

        粮道已断,潼关拿不下来,叛军除了北撤,根本没有别的路可走,那时的朝廷军队其实隐隐已占据了上风。

        可惜的是,朝堂里有一对千里送人头的昏君奸臣,李隆基和杨国忠。

        潼关撤下高仙芝,将风疾严重的哥舒翰强行换上,这个昏聩到令人发指的决定成了关中陷落的导火索。

        时间无法定格在那一刻,所以,失败亦无法避免。

        可惜了这大好江山,可怜了芸芸万民。

        顾青暗暗愤怒之时,也在暗暗警醒自己。统治者轻飘飘的一个决定,或许便会造成永远无法挽回的巨大损失,这种损失对统治者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对下面的子民来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