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四百七十三章 洛阳收复(1/3)

        常忠刘宏伯所部安西军主力兵马赶到函谷关时,陌刀营将士正堵在函谷关冗长的甬道内,死死抵挡潮水般的叛军冲击。

        从洛阳城外安西大营出发,常忠和刘宏伯一刻不敢耽搁,一路策马飞驰,入了崤山后,道路变得难行起来,常忠果断下令将战马圈起,所有将士步行入山赶赴函谷关。

        拼命在茂密的丛林里穿行,然而山路难行,常忠所部终究还是稍晚了一些,比约定的两个时辰晚了两炷香。

        赶到函谷关外的崤山上,斥候便看到叛军兵马如潮水般涌向函谷关,前赴后继不惜代价,而函谷关内,隐约可见陌刀营将士仍在艰难地坚守,一步不让,关前遍地尸首,有叛军的也有陌刀营的。

        斥候向常忠禀报军情后,常忠下令从叛军后方发起进攻。

        山道旁的崤山山腰,隐藏在丛林里的安西军悄然冒头,迅速堵住了叛军的后路,按照顾青事先的部署,常忠很快在狭窄的山道上用长戟长矛盾牌为前军,弓箭手则攀上山腰。

        将士们布置好后,常忠一刻不耽搁,厉声大喝。

        “放箭!”

        山道两旁,嗡的一声闷响,箭雨如同漫天蝗虫,铺天盖地朝叛军后军射去。

        叛军后军顿时大乱,原本前军用人海战术拼命向陌刀营进攻,后军相对比较平静,然而谁都没想到,另外一支朝廷兵马赶到,将后路堵死截断,悍然朝他们发起了攻击。

        后路被截断的消息很快传到前军,史思明不由大惊,急忙下令中军掉头,驰援后方,前军正在进攻陌刀营的叛军也慌了神,后方一乱,全军的士气都受到影响。

        函谷关甬道内,李嗣业筋疲力尽,几乎提不起丝毫力气了,手中的特制陌刀变得沉重无比,仿佛下一瞬间就会脱力跌落。

        甬道内,陌刀营将士们也疲惫到极点,三十斤重的陌刀不停挥舞了两个时辰,期间只有短暂的休息,任何人都受不了,将士们全靠坚定的意志才勉强支撑下来。

        叛军仍如潮水般涌来,李嗣业喘着粗气,打算再次将陌刀挥舞起来时,却发现自己已举不起陌刀了。

        李嗣业惨然一笑,索性放弃了挥刀,只是沉沉地叹了口气。

        这一战,至少陌刀营没给侯爷丢人,没辜负侯爷养兵千日。两个多时辰,他们坚守住了,函谷关仍在安西军手中,叛军巨浪拍岸般的凌厉攻势也不曾撕开陌刀营的防线。

        一名叛军高举长戟,嘶吼着朝他冲来,李嗣业双臂下垂,放弃了抵抗,不是不想抵抗,而是实在没力气了,他已严重脱力。

        冲来叛军毫无章法阵列,全凭个人勇猛,离李嗣业越来越近,李嗣业甚至能看清叛军脸上狰狞的表情,和充血通红的双眼,眼睛里的疯狂与陌刀营将士如出一辙。

        “朝廷应该能给我追封个啥官儿吧?侯爷的赏钱也不能少,家小饿不死的……”

        戟尖快触到自己胸膛时,李嗣业脑海里最后一个念头仍是割舍不下的妻儿老小。

        电光火石间,那柄离胸膛近在咫尺的长戟却半天没有动静,李嗣业睁开眼,赫然发现那名叛军的咽喉插着一支翎箭,翎箭是从叛军的背后射来的,叛军努力想将长戟往前刺,然而浑身的力气已随着那支要命的翎箭而迅速流逝殆尽,最后不甘地栽倒在尘埃中。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