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四百五十四章 兵指潼关(1/3)

        帝王是否刻薄寡恩,往往一句话就能看出真性情。

        如果说人的本性是自私阴暗的话,那么帝王没有道德和法律的约束,他的自私本性会被无限放大,一语出口,闻者如坠冰窖。

        人家在外面为他打生打死,却换来他一句“废物”。

        究其根本,这种人总是以为自己是全世界的爹,全世界都应该毫无道理的孝敬他。

        饶是跟随李隆基多年的高力士,此刻不由也心凉了一下,忍住心头不适,低声道:“陛下,河西军今早有奏疏,哥舒翰似已患了风疾,不克行军,出征路上是被将士们抬着走的……”

        李隆基一怔,接着恨恨地跺脚道:“果真是废物!早不得晚不得,偏就这个时候得了病,以为朕是傻子吗?”

        高力士轻声道:“听说早在出征以前就有大夫瞧过了,哥舒翰还在凉州城时便已得了此病,本来已有迹象但他没在意,后来是顾青调任回安西时路过凉州,见哥舒翰气色不对,暗暗请了大夫看了一眼才确定的,应该……不是作伪吧?”

        李隆基有些愕然:“他真得了风疾?”

        高力士道:“奏疏上是这么说的。”

        李隆基叹气:“好好一员虎将,怎会得风疾呢?高将军,派个人去河西军传旨,赏哥舒翰黄金百两,赐田五百亩,请哥舒翰勉为其难继续征战平叛,待平叛之事稍定后,朕将他调回长安休养。”

        高力士领旨刚要退下,李隆基又叫住了他。

        沉吟半晌,李隆基缓缓道:“传旨时顺便派个太医去,给朕看看他的风疾有多严重,尽力治疗。国朝名将不可有失啊。”

        高力士浑身一颤,抿了抿唇,仍恭敬地领旨告退。

        …………

        陇州城,刺史府。

        怒极的安禄山将手中的酒盏狠狠摔落在地,接着手掌往下虚切,前堂跪着请罪的何千年尚未反应过来,已被身后的安禄山亲卫手起刀落斩下了首级。

        安禄山神色不动,肥厚臃肿的嘴唇只吐出冰冷的一句话。

        “废物!全军覆没竟有脸回来。”

        陪坐前堂内的史思明心中一凛,见安禄山那张丑陋的脸和闪烁着凶光的眼睛,史思明抑下畏惧之心,脱口道:“节帅杀得好!败军之将毫无气节,不在败阵前自刎谢罪,还有脸回来求饶,委实该杀!”

        安禄山冷冷瞥了他一眼,这一眼吓得史思明后背寒毛倒竖,惊出一身冷汗。

        亲卫收拾着前院内何千年的尸首和满地鲜血,安禄山神情不动,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桌案,喃喃道:“顾青……呵,原来是顾青。好手段,好谋略,是我轻敌了,活该有此败。”

        史思明目光闪动道:“顾青任安西节度使三年,听说治军颇有方,深得安西军将士拥戴。”

        安禄山嗯了一声,道:“本帅知道,我曾在安西军布置过眼线,可惜暴露后被他杀了。”

        史思明不解地道:“一个二十来岁的娃子,究竟何德何能,竟得全军拥戴。”

        安禄山冷笑道:“治军与治世都是一个道理,无非恩威并济而已,不足为奇。本帅奇怪的是,他究竟如何练的兵。以前高仙芝麾下的安西军虽说也不弱,却也不似这般精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