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四百四十八章 意外横财(1/4)

        安西军有个很大的优势,那就是全军皆是骑兵,每人一匹战马。

        这个优势是别的大唐军队很难企及的,只有羡慕的份。平日看不出骑兵有多大的好处,一旦到了战时,骑兵的机动性就非常可怕了,日行数百里,一日之内可转战南北,行踪神出鬼没,令人防不胜防。

        这要得益于顾青的不正直。

        就是因为他太不正直了,与当朝宰相无数次私下的勾兑交易,彼此狼狈为奸,明里暗里给安西军争来了不少好处。

        战马,粮草,兵器,铠甲。不管用不用得上,先弄到自己手里再说。

        这就像平安格勒战役,李云龙为何有底气打平安县城?因为手里的重家伙多,队伍壮大,所以晋西北才会乱成一锅粥。

        如今的顾青也是如此。

        论战力,安西军将士虽然实战不多,但整整三年每日风雨无阻操练,体能体力方面在大唐的军队里毫无争议的当数第一。

        论装备,全军五万多人,每人皆有战马,兵器甚至过剩,粮草充足,主帅大方,隔三岔五有肉吃,经过顾青的一连串赏钱吃肉喝酒等举措后,军心士气也正在巅峰状态,像一个常年干燥的火药桶,一点就炸。

        战力足够,装备足够,军心士气如虹,左右一场战争的胜利因素,安西军几乎全都具备了,按李团长的话说,“这样的富裕仗俺老李这辈子都没打过。”

        巧合的是,庆州城正好位于晋西北。

        顾青打算让晋西北也乱成一锅粥。

        他的底气就是麾下骑兵的机动性,以及将士们超出水平线很多的体力和战力。

        有了机动性和战力,关中平原就是安西军的后花园,来去自如。

        顾青盯着地图,研究了很久,到了后半夜,大营将士全都沉睡时,顾青仍点着蜡烛没睡。

        一件皮氅搭在顾青的肩头,顾青赫然惊觉,扭头一看,竟是皇甫思思。

        “已是半夜,你还没睡?”顾青温和地笑道。

        皇甫思思没回答,而是给他端来了一碗面片,里面加了胡椒,顾青笑了,端起碗很快将面片一扫而光,意犹未尽地咂摸嘴,满足地叹道:“把你带出龟兹城,应该是我此生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之一了。”

        皇甫思思幽幽道:“以前在安西时,只见你威风凛凛,一言定万人生死,没想到你也很辛苦,别人都睡了,你还在看地图,处理军务,果然权贵的地位都不是平白得来的,付出的辛苦别人看不到。”

        顾青笑道:“你也是出身将门,应该对此很熟悉了。”

        “是,我父亲生前也和你一样,每日总要忙到很晚,那时的河西节府战事不多,可他还是很忙,忙得连后院都很少回去,忙完了往往就在书房里一躺,醒来便披挂出府巡营了。”

        顾青叹道:“战事紧迫,我是一军主帅,做出的每个决定都关系到胜负,关系数万将士的生死,我不得不谨慎小心,一将无能,害死三军,我的罪过可就大了,这辈子我都不想犯这样的错误……”

        皇甫思思轻声道:“你做的都是军国大事,我帮不上忙,我就在旁边的角落里陪你,你若饿了,冷了,只管叫我,我能做的只有把你侍候周到,不让你分神分心。”

        “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