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四百四十五章 故友升官(1/3)

        旌旗盖卷,万骑掩黄沙。

        安西军五万将士拔营,队伍在茫茫大漠长蛇行进,浩浩荡荡不见首尾。

        全城百姓商人静立辕门外,依依送别将士们。

        待到顾青和亲卫们随着中军出了大营,百姓们沸腾起来,一名老者上前拦住顾青的马,躬身行叉手礼,顾青急忙下马将老人搀扶起来。

        “龟兹城有赖侯爷这些年经略,治下子民日子越过越好,侯爷今日奉旨出征,我龟兹城子民无所相赠,只愿侯爷和安西军将士旗开得胜,凯旋而归,我等升斗之民只认侯爷是安西之主。”

        身后的百姓们纷纷行礼附和。

        顾青笑道:“长者无须多礼,安西军奉旨出征,过两年定能凯旋,你们好好过日子,龟兹城我早有安排,不必担心。”

        老者捧过一碗酒,双手恭敬地递给顾青,道:“侯爷一路保重,山高水长,唯此饯别,龟兹城等您回来。”

        顾青接过酒碗,毫不犹豫一饮而尽,然后双手将酒碗还给老者。

        抬眸缓缓环视辕门外黑压压的百姓,顾青神情郑重躬身行了一礼,大声道:“父老乡亲不负我,来年凯旋再与诸位痛饮,就此别过。”

        百姓们含泪下拜,异口同声道:“拜别侯爷。”

        顾青豪迈长笑,策马上路。

        出了大营,一路向东,顾青凝神看着将士们的精气神,见大家神情兴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对于平叛之战他们似乎并不惧怕,反而将它当成了博取功业的际遇。

        顾青稍稍放心,随后唤来军需粮官,吩咐他沿路采购部落牧民的羊群,保证每日将士们的伙食里都能带点荤腥。

        粮官遵命离去,没多久,军中文吏又找了上来,苦着脸求顾青花钱不要大手大脚,刚刚给了将士们每人一贯钱,军中所存余钱不多了,康定双为了供给大军而拼命在龟兹城兴商举政,下一批钱不知何时才能运来军中。

        顾青也愁,作为一军主帅,几万人马每天要吃喝,行军本就艰苦劳累,总得让将士们吃饱吧。

        大军一旦开动,人吃马嚼就是一笔巨款,更别提战时的物质,战死的抚恤等等,难怪都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这里的“黄金万两”并不一定是指战争带来的利益,也有战争开始之前的支出。

        开支太大了,顾青开始琢磨入玉门关后必须弄点钱,不能只指望康定双,龟兹城虽说是一只下蛋的母鸡,可下的蛋毕竟有限,经不住五万大军的消耗,把母鸡累瘦了可就不划算了。

        与顾青同行的还有一个略显娇小的人儿,她稳稳地骑在马上,披挂一套小号的铠甲,腰间挎着横刀,小模样显得严肃而庄穆。

        顾青回过神,忍不住看了她一眼,道:“你不累吗?这身铠甲少说有二十多斤了,你坚持得住?”

        皇甫思思已是男装亲卫打扮,闻言扭过头,双手抱拳,压低了嗓音低沉地道:“回侯爷,小人不累。”

        求了顾青很久,顾青才勉强答应让她随军当个亲卫,主要是照顾自己的饮食。

        分离太苦,顾青实在不忍将她一个弱女子扔在龟兹城,转念一想,军中带个女眷不算什么,哥舒翰那货还被李隆基特旨允许军中私豢歌舞伎呢。

        和尚摸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