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四十章 少年理想(1/3)

        前世有个很迷的选择题,如果必须做出选择,那么屎味的巧克力和巧克力味的屎,你选哪一个?

        这道题逼疯了很多人。无论选哪一个都是一生的阴影。

        宋根生此刻也快疯了,词作得绝佳,字却丑得如此脱俗,就像选择了一块屎味的巧克力吃了下去。

        顾青眯着眼,目光刷刷喷着杀气,观察半晌,发现宋根生不是演戏,他是看到很丑的字真的很想吐。

        这是什么毛病?

        不知道揍一顿会不会治愈……

        顾青有些犹豫,随即反省自己的犹豫。

        为何要犹豫?胆敢如此侮辱自己,当然要揍啊,不揍留着过年?

        于是顾青便上前揍他,一套完整版的降龙十八掌下来,宋根生被揍得哇哇惨叫,宋根生他爹躲在房里吓坏了,眼睁睁看儿子挨打,既心疼又胆怯。

        顾青没顾忌那么多,人生在世快意恩仇,一句惹毛我的人有危险……

        施暴过后,顾青照旧神清气爽,宋根生奄奄一息。

        “觉得是好词就专心夸,莫牵扯不相干的话题,字丑招惹你了么?”顾青也有点累,喘着粗气道。

        宋根生虚弱地道:“我还是不懂……你究竟何时学会认字读书的?还会作诗,作出来的长短句竟然如此绝妙,真的想不明白啊……”

        “天生就会,你信不?”

        “不信。”

        顾青惊异道:“咦?居然不蠢了。”

        宋根生大怒,接着颓然泄气:“我打不过你,你怎样说都行。”

        “不要纠结这种小事,认不认字,会不会作诗,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处,诗词只是小道,而且沉浸太深会染上许多我很厌恶的毛病,文人的毛病。”

        宋根生不高兴了:“文人有啥毛病?”

        “文人又酸又腐,清高孤傲又眼高手低,脾气又臭又怂,天下太平时一副高瞻远瞩的样子指点江山,天下大乱时又成了墙头草,美其名曰‘良禽择木而栖’,你还想听吗?文人的毛病我张嘴能说一个时辰不重复。”

        宋根生真的有点生气了:“文人哪有你说的这般不堪?文人是最有风骨的人,忠于天子,忧思社稷,临危不惧,视死如归,我所知道的文人皆是如此。”

        顾青奇怪地道:“你为何生气?你以为自己也是文人吗?你这个文人只是水货呀。”

        宋根生一惊,然后一脸懵懂使劲眨眼,开始陷入纠结,是啊,自己只是个水货啊,刚才为何那么生气?

        随即宋根生一激灵,反应过来了:“不对,哪怕只读了一天书,我也是读书人。”

        “真正的读书人认同你是读书人吗?”顾青发出灵魂之问。

        宋根生再次呆住,神情渐渐变得颓然。

        顾青看着他,笑了:“根生,你还想继续读书吗?”

        “想。”

        “我会托人给你带书回来,你自己好好读,还有,你读书是为了什么?为了治国平天下,还是为了当官?”

        宋根生犹豫了一下,道:“若欲治国平天下,就得当官,两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