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四百三十六章 乱世之民(1/3)

        以李光弼的脸皮厚度,当然不可能羞愤得一头撞死。

        长安城兵将吃了许多年的太平粮,李光弼也是其中之一。太平盛世里,英雄豪杰似乎已不那么重要,大家都想着如何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于是许多原本应是英雄的人过着浑浑噩噩的生活,他们并未凋零,只是日子太惬意,明珠蒙尘遮住了光华而已,他们懒得拂去身上的灰尘,然而一旦国有危难,这些浑浑噩噩过日子的人马上恢复了本色,为国为民南征北战。

        明珠永远是明珠,拭去灰尘,绽放出的光亮永远不是凡人能企及的。

        顾青见客人到齐,于是吩咐上酒菜,等在回廊下的歌舞伎也入了前堂,在杯觥交错满堂盛宴中翩翩起舞,堂内顿时笑谑喧嚣,热闹非凡。

        宾客饮宴一个多时辰后,歌舞伎有些累了,顾青让她们暂时退下,然后斟满酒走到郭子仪面前,双手捧杯躬身道:“时值危难之际,老将军要担起平叛重任,晚辈无以为敬,还请老将军保重身子,晚辈转战关中时,愿与老将军守望相助。”

        满堂笑闹声忽然一静,每个人愕然望着顾青。

        郭子仪花白的眉毛挑了挑,沉声道:“听顾县侯的意思,难道我等守不住长安城?”

        顾青苦笑道:“晚辈不知如何说,说出来难免犯忌……”

        郭子仪目光朝堂内一扫,淡淡地道:“在座皆是君子,不会背后嚼舌根,顾县侯有话但说无妨,无论犯不犯忌,都不会传出去。”

        顾青搁下酒杯,缓缓道:“老将军,晚辈以为,长安城恐怕真的守不住。”

        满堂皆惊,郭子仪皱眉道:“叛军虽说势众,但也不至于攻得下大唐国都,顾县侯因何而出此言?”

        顾青叹道:“叛军二十万之众,这二十万人里,五万是骁勇善战的异族部落,还有十五万是多年戍守大唐北境,与敌交战无数次的善战之兵,不讳言的说,他们是大唐最精锐的边军,如今反戈而叛,长安城八万兵马久处太平,忘战怠练,长安城又是一座超大的城池,城大则城防难免有许多纰漏之处,叛军可以选择攻城的地点太多,所以晚辈认为,长安城顶多只能守两个月,终究会被叛军所破。”

        一番话令在座的宾客陷入沉思,郭子仪和李光弼都是领兵多年的将军,顾青如此一剖析,二人也觉得有道理,神情不由变得黯然起来。

        “长安城若失,天子当如何自处?”颜真卿失神喃喃道。

        顾青叹道:“只能请天子出京巡幸,往西南而去,郭老将军,李叔叔等各位留在关中,我率安西军随后赶到,关中便是我们与安禄山交战之地,务必将安禄山拦截在关中,这场叛乱不能再往南蔓延了。”

        堂内众人皆默然点头。

        郭子仪沉声道:“长安城老夫还是会尽力守,在此之前,老夫会向陛下陈情利害,请陛下暂离长安,巡幸西南。若长安城实在守不住,老夫便率军撤出长安西进,与河西,陇右两大节府合兵,最后再入中原,与安贼一较高低。”

        顾青紧接着道:“晚辈的安西军会在两个月后开拔至玉门关内,战场情势瞬息万变,待晚辈率军回关中后,再派人与郭老将军联系,我等分兵狙敌,尽快将安贼逼出黄河以南,如此我等拥有山南,河南和淮南等富庶粮食产地,便可立于不败之地,平定叛乱只在早晚。”

        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