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四百二十七章 军报抵京(1/4)

        天宝十四载三月廿一,安禄山叛军攻蒲州城。

        蒲州城外方圆数十里早已被安重璋坚壁清野,村庄百姓有些逃进了蒲州城内,有些则结伴逃离河南,拖家携口朝长安城奔逃。

        这一次叛军攻城没那么顺利,攻城的第一日便伤亡不小。

        安重璋是当世名将,此人极擅固守,任何城池在他手里都有把握固守一月以上。

        他的守城颇有章法,首先坚壁清野,城池外面方圆百里的百姓全部迁走,粮食全部收割,房屋全部烧毁,不留给敌人任何可供使用的东西,钱财粮草人口牲畜皆无,叛军到处只有一片被烧成渣的苍茫田地。

        其次是加固城墙,堵死城门,以置之死地之势彻底断绝全城军民的退路,逼得军民上下一心拼死抗敌。

        接着将城中的建筑拆卸下来,房梁,砖块,瓦片,铆钉,石块等等,皆成为守城的军械,任何东西到了安重璋手里,都能成为攻击敌人的武器。

        方法来简单,但组合起来委实给了叛军不小的压力,当城门被彻底封死,将士百姓连投降的心思都断绝后,索性对敌人横下心,拼死相搏。

        叛军攻城第一日,数万将士对蒲州北城门发起猛烈攻击,这一战直到天黑鸣金,叛军却连城头都没爬上去,扔下数千具尸首仓惶退去。

        安禄山勃然大怒,当夜斩了几名攻城不力的将领,又将所有的将领痛骂了一顿,决定明日继续攻城。

        蒲州城位于河南道,是河南道通往京畿道的必经之路,蒲州不克,叛军根本到不了长安城下。

        …………

        夜深之时,骊山华清宫静谧无声,巡弋的宿卫踏着整齐的脚步,举着火把灯笼逐一巡视鳞次栉比的殿宇宫院,宦官们站在大殿外没精打采地打着瞌睡。

        仓惶的脚步声打破了深夜的寂静。

        一名宦官神色慌张地从宫门跑来,穿过荷花池直奔后宫方向。

        子夜深宫狂奔,有悖礼仪,巡弋的将士刚喝止,宦官却头也不回地大声道:“紧急军情,北方红翎军报!任何人不得阻拦!”

        巡弋将士闻言心头一紧,红翎军报,是八百里加紧军情,无论任何场合,任何时间,必须马上送到天子手中,片刻不能耽误。

        后宫深院,李隆基很早便睡下,他已快七十岁了,身体大不如从前,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无节制地饮酒作乐了。

        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李隆基,门外是高力士惶急的声音。

        “陛下,快醒醒,北方有紧急军报!”

        李隆基睁着眼,半晌才回神,心中涌起一股起床怒气,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高将军,进来。”

        李隆基只着里衣起床,旁边侍立的宫女将他扶下床榻。

        高力士顾不得礼仪,很粗鲁地推开殿门,快步走到李隆基面前,惶恐地道:“陛下,安禄山反了!”

        李隆基只觉脑子一阵发懵,耳朵如洪钟撞击般嗡嗡响个不停。

        良久,李隆基不确定地道:“你什么?”

        “安禄山于天宝十四载二月十九在范阳起兵,三镇十五万兵马,连同奚族和契丹部等异族兵马共计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