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四百二十五章 安西惊变(上)(1/4)

        安西大营校场的气氛从未如此阴冷压抑过。

        顾青任节度使之时,安西大营的将士们虽然每天都操练得很疲惫,但每个人的心情都不错,他们知道主帅大方,将军们对待军士也公平公正,只要自己肯卖力,或许也能争取一下每日的操练前百名,博个几十文的赏钱或是一大碗炖烂的羊肉。

        而顾青走后,裴周南的治军风格却与顾侯爷截然不同。刚上任便下令停了赏钱和肉,没有利益促使,整天只知道洗脑忠君忠社稷,对将士们来说,这样的日子是没有希望的。

        原本已经很压抑沉闷了,今日裴周南竟公然下令斩了一名军士,大营压抑的气氛愈发低落,各种负面情绪在将士们心中萦绕,愤懑,怨恚,冷漠,每个人都盯着高台上的裴周南,每个人的眼神都是如此的阴冷可怕。

        裴周南也被盯得浑身发毛,心中隐隐有些后悔。

        刚才那道斩首的命令似乎有点严厉了,看着下面将士们的眼神,他发现自己已惹了众怒。

        “常,常将军,麻烦让将士们回营,今日……不操练了。”裴周南忍住心头的颤栗轻声道。

        常忠抱拳垂头:“是。”

        然后常忠转身,挥动手里的令旗,大喝道:“各部带回!”

        裴周南满意地点头,也不管将士们的反应,急忙下了高台,匆匆回了帅帐。

        回到帅帐里,裴周南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面色泛起几分苦笑。

        文人治军委实太不容易了,文人与武夫两者根本属于不同的阶级,双方的观念冲突太大了,自己理所当然认定的事情,在武夫那里却不一定是真理。

        武夫粗鄙,只认利益,裴周南却尤不喜将利益挂在嘴边,读了这些年圣贤书,他认的是忠于君上,报效家国,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无畏精神,舍生取义的圣贤道理,至于金钱和权力,对真正的读书人来说是不屑一顾的。

        裴周南就是这样的读书人。

        独自在帅帐内坐了一会儿,裴周南思考了很多。

        他也在反省自己,是否对安西军将士太严苛了。刚才被将士们阴冷的眼神盯得浑身发毛,裴周南心底里隐隐有些惧意。

        安西数万将士被顾青这几年惯得无法无天,留下太多积弊,若欲纠正过来只能徐徐图之,今日委实有些过火了,稍停还是聚将商议一番,对将士们有所安抚才稳妥。

        许久之后,裴周南忽然觉得不对劲。

        刚才在校场上,他下令将士回营,按理说此刻帅帐外应该有无数杂乱的脚步声才对,为何外面却仍然如此寂静无声?

        裴周南心头一紧,急忙走出帅帐。

        帅帐外只有几名执法队充作的亲卫静静站着,除此空无一人。

        裴周南顿时浑身冒出了冷汗,面色刷地苍白起来。

        寂静不一定是祥兆,要出事了!

        于是裴周南发了疯似的朝校场跑去,后面执法队亲卫急忙跟上。

        片刻之后,裴周南赶到校场,却见校场上安西军将士仍整整齐齐列队站着,黑压压的一片。

        几万人的队列,却鸦雀无声,没人发出半点声音,眼神仍然阴冷地注视着空无一人的高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