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四百二十章 大乱之前(1/3)

        对于自己的府邸,顾青其实并没有太多感情羁绊,在他眼里这座府邸不过是个住宿的地方。

        它是房子,不是家。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房子里有管家下人,但没有亲人和爱人,整个府中只有他这一个主人,每天看到的是下人丫鬟们诚惶诚恐的脸庞,在这座府邸里,没人敢跟他大声说话,他皱皱眉头丫鬟们都会吓得跪地请罪。

        有时候他甚至觉得李十二娘和张九章的府邸都更像他的家,在他们的府里顾青能感受到亲情的温暖,所以这也是顾青回到长安后,宁愿先去李十二娘府上赴宴也不愿回自己府邸的原因。

        然而此刻看到许管家那张惊喜若狂的脸后,顾青站在门前忽然有一阵短暂的怔忪。

        一座他并没有当成家的房子里,仍然有人把他当成家人。

        随着许管家中气十足的一声吆喝,府邸大门打开,一群下人手忙脚乱上前行礼,有的伶俐地用掸子给顾青扫身上的灰尘,有的木讷地咧嘴直笑,丫鬟们站在前院,怯怯地行礼后急忙奔入后院收拾卧房。

        跨入家门的一刹那,顾青立马适应了自己是家主的角色。

        许管家躬身跟在他身后,一边走一边唠叨。

        “说话便是三年,侯爷总算回家了,以后可不敢去那么远了,有家万事足,留在家里心中才安宁,侯爷,前院的银杏树长粗了一圈儿了,您看,还有东院的牡丹花,几开几谢,好几轮了也没见家主来赏花儿,若花儿有灵性,得知家主回来了,明年一定开得比往年更娇艳……”

        “这几年家里换了几个下人,老朽做主踢走了几个干活偷懒的,又招了几个手脚勤快的,去年有个丫鬟手脚不干净,偷了后院书房的一块上好砚台卖钱,被后院别的丫鬟揭举,老朽让人打了一顿板子,赶出府了,事情不大,老朽没让报官,怕说出去让人笑话,坏了侯爷的英名……”

        顾青走得很慢,脸上一直带着微笑,听着管家絮絮叨叨地说着家长里短鸡毛蒜皮,心情不知不觉愉悦起来。

        远离了塞外漫天的风沙,回到长安又体会到熟悉的人间烟火味,这座宅邸越来越有家的味道了。

        许管家正在唠叨,斜刺里忽然窜出来两道人影,一肥一瘦,顾青猝不及防被拽住了衣袖。

        郝东来和石大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拽着他,郝东来泣道:“侯爷,侯爷,您可算回来了,您不在的这几年,小人茶饭不思,夜不能寐,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您,记挂您在千里之外的安西吃得可好,穿得可暖……”

        石大兴抹了把眼泪道:“侯爷不要信他,您走以后郝胖子吃得比谁都多,您看看他的身形,更胖了。”

        郝东来面色一僵,泪眼婆娑怒视石大兴,尖声道:“姓石的,非要跟我过不去是吗?”

        石大兴冷冷道:“我是见不得虚伪小人蒙蔽侯爷。”

        顾青含笑打量着郝东来,摸着下巴道:“郝掌柜好像真的圆润了几分,脸也更大了……”

        郝东来肥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道:“是……是虚胖,身子抱恙,肾阳有亏而致虚胖,侯爷,小人身上长的不是肉,是呕心沥血打理买卖落下的病!”

        顾青恍然:“做买卖做到肾阳有亏的地步,郝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