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四百一十五章 两处相思(1/3)

        朋友贵在交心,但朋友之间交心的程度各有不同。

        有的将对方当成今生仅遇的知己,能够义结金兰的那种,但对方往往却只拿他当熟悉的陌生人,甚至有时候不把他当人。

        哥舒翰和顾青此刻的样子大抵如是。

        顾青觉得哥舒翰是可以一同共奏高山流水的知音,但很显然,哥舒翰并不想当顾青的知音,自从认识顾青以来,哥舒翰大多数时候都在忍气吞声,顾青冷不丁冒出来的一句话能把他气个半死。

        把他当人的时候他不一定是人,但他狗的时候是真的狗。

        见哥舒翰一脸不爽,顾青也有些不爽了。

        你亲自派人在玉门关外把我请来做客,结果就让我看这副讨债的嘴脸?

        这一届的主人不行啊,丝毫没能让顾青感到宾至如归。

        亲卫在前领路,哥舒翰和顾青走在中间,走了一会儿后,哥舒翰忽然问道:“顾节帅被陛下调回长安,任右卫大将军,是升是贬尚且说不清楚,虽已不是封疆之吏,却也常伴圣驾,恩宠不会少,顾节帅莫灰心,迟早有起复之日。”

        顾青知道哥舒翰在安慰他,但他真没有半点灰心的情绪,他知道自己不久以后就能回安西。

        于是顾青似笑非笑道:“安西已非我所帅,哥舒节帅不要动了别的心思哦,还是那句话,往后朝廷拨付的战马兵器粮草,路过你河西节府时一丝一毫都不能动。”

        哥舒翰冷笑:“你已不是安西节度使,还能管得着我?我若扣押下来,你还能率军启衅吗?”

        顾青眨眨眼:“节帅可以试试呀,我虽非安西节度使,但是或许过不了多久,我又莫名其妙被调回安西了呢……”

        哥舒翰一愣,这句话信息量好大啊。

        “你有把握让陛下将你重新调回安西?还是说,北边的安禄山起事在即,陛下不得不将你调回安西?”

        顾青神秘地笑了笑,却避而不答。

        有些事太敏感,点到为止就好,若非将来平叛时或许要与哥舒翰守望相助,顾青甚至一点风声都不会透露。

        “咳,哥舒节帅,河西节府的饮宴是什么规格的?”顾青好奇地问道。

        “规格?”哥舒翰愣了一下,道:“有酒有肉,对了,还有歌舞伎,大唐不都是这样么?”

        顾青叹了口气,道:“哥舒节帅,你这当主人的太不好客了,我大老远过来就一句‘有酒有肉’?我缺你这顿酒肉吗?”

        “不然你待如何?”

        “我在龟兹城可是锦衣玉食的,酒,我要西域正宗上好的葡萄酿,通常都是刚进城的胡商献给我的,新鲜又醇厚,肉,我要吃羚羔羊的尾巴,牦牛的牛鼻,大雁的翅膀,百灵鸟的鸟舌……”

        哥舒翰愕然:“你说的这些……能吃吗?好好的肉不吃,为何要吃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顾青叹了口气,神情寂寥地望向远方,幽幽地道:“我在龟兹城任职数年,日子过得略微有些奢侈了,这几年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我的帅帐里,装菜的金器都有上百碟,天上地下水里,各种飞禽走兽都吃了,感觉精神已空虚到失去了人生目标,只能用稀奇的食物来填补我日益匮乏的精神世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