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十七章 鱼酒之欢(下)(1/3)

        少女在桌边坐下,很爽快地搁上酒坛,顾青拿了两只陶碗,将酒斟满。

        少女盯着那盘红烧鱼两眼发亮,迫不及待地举箸下手,一口鱼肉入嘴,少女露出赞叹陶醉之色,仿佛被灯光师特别打了一束光,整个人布灵布灵的。

        顾青看都没看她,端碗一口饮尽,发出长长的叹息。

        酒是米酒,度数很低,而且酒质很浑浊,但味道比宋根生他爹酿的果酒好多了,顾青饮了一碗,忍不住又饮第二碗。

        少女埋头吃鱼,一条鱼本来只剩半边了,少女却毫不嫌弃,一口接一口。

        两个人都十分投入专注,前屋内一时保持着诡异的安静。

        良久,少女面前的那盘鱼只剩了一条骨架,连鱼头都被她啃得干干净净了,这才意犹未尽地搁下竹箸,粉嫩的舌头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

        “真好吃,你是怎么做的?”

        顾青加快了喝酒的速度,他怕少女染指他的酒。

        少女见他不回答,也不介意,用竹箸沾了沾盘里仅剩的汤汁,放进嘴里咂了又咂,发现汤汁也很美味,妙目一转,拿了只碗给自己盛了小碗饭,将汤汁泡进饭里拌匀,美滋滋地吃起来。

        顾青一边喝酒一边叹气,不是说好了用酒换鱼吗?为何连饭也不放过?

        少女的吃相不算太文雅,有点毁仙子的形象,呼哧呼哧几下就吃完,不满意地看着他:“菜少,饭也少。这点东西用来喂猫吗?”

        顾青眉眼不抬:“本来打算用来喂狗的,不过……算了,你高兴就好。”

        少女听出他在骂她,黛眉一蹙,然而想到自己刚刚吃了人家的饭,实在不好意思马上就砸人家的锅,于是冷着脸道:“知道我是谁吗?”

        顾青露出同情的眼神:“我听说无家可归的流浪女脑子基本都有点问题,……所以你不记得你是谁了?”

        “你……”少女左看看右看看,似乎想破坏某件物品来立威。

        顾青看出了她的意图,急忙道:“你厉害,你好厉害,可以了,我被你吓到了,不必毁我家的东西来表达你很厉害的事实了。”

        少女有些后悔刚才为何要吃顾青家的饭,现在吃人嘴软,想教训他一顿似乎有违侠义之道,很憋屈。

        顾青看了看院子外的围墙,好奇地打量她:“你有功夫?飞来飞去的那种功夫?”

        少女清冷地道:“何谓‘功夫’?”

        顾青比划了一下:“就是……打架很厉害,一个能打十个的那种。”

        “那叫技击,不叫打架。”少女皱眉。

        “你能打几个?”

        少女扫了他一眼,淡淡地道:“你这样的,大概能打一百多个吧……”

        顿了顿,少女飞快瞥了他一眼,道:“如果让我吃饱饭,大概能打二百多个。”

        顾青闻弦歌而知雅意:“所以,我再给你做条鱼,给你煮点饭?”

        少女两眼一亮,故作端庄地道:“可以,多点汤汁。”

        顾青哼道:“把你喂饱了然后你打我二百多次?”

        少女认真地道:“不打你,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