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四百一十一章 调令东来(1/3)

        营州城。

        冯羽趴在床榻上,痛得鬼哭狼嚎分外凄惨,李剑九一脸心疼地给他上药,心中又气又怜,想轻轻抚摸他的后背,又想狠狠给他一掌。

        “活该!这会子不逞英雄了?听说你在大牢像个英雄好汉,打死都没招,现在却哭得凄惨,哪里有半分英雄气。”李剑九没好气道。

        语气不好,但上药的动作却分外轻柔,生怕碰到他的伤处。

        冯羽叹了口气,道:“我哪里知道那些混账下手如此重呀,用手镣将我吊在房梁下,抽鞭子可是用尽了力气,待我如同杀父仇人一般,这辈子我虽过得穷,可也没遭过这般罪,失算了,早知如此,在你放了火之后我们应该马上离开营州城的……”

        李剑九哼道:“你交代的事,我可是办得干净利落,没给你留把柄,是你自己惹了史思明怀疑,才会将你抓起来。”

        “没有天衣无缝的计谋,惹他怀疑是无法避免的,当时他的身边只有我,他肯定会怀疑我,我也知道他会下令抓我,对我严刑审问,这才早早做好了准备……”

        李剑九叹道:“我一直想不通,既然他们的粮食被烧了,你我为何还要留在营州城?”

        冯羽吃力地扭过头看着她,道:“因为我知道安禄山马上要起事了,顾阿兄的安西军必然会被调回关内应敌平叛,我若留在史思明身边,或许还能制造更多破坏反军的机会,让顾阿兄的安西军少一些伤亡……”

        李剑九无奈地道:“你还年轻,为顾侯爷做下这般大事已经很厉害了,看你的样子,似乎要一辈子卖命给他,值吗?”

        冯羽认真地道:“顾阿兄于我恩同再造,我当豁命以报,不是值不值的事,而是必须要这么做,否则顾阿兄可就真是养了一群白眼狼了,我不想做白眼狼。”

        李剑九垂头沉默。

        冯羽的心思她能理解,她也是被李十二娘收养的,与亲生父母无异,李十二娘吩咐她做的事,拼了命也要做好,她与他其实都是同一路人。

        上完了药,李剑九两指轻柔地从他的脊背缓缓滑过,看着他后背触目惊心的伤痕,李剑九心疼得眼噙热泪,抿唇咬牙没出声。

        冯羽的伤主要都在后背,大多是被鞭子抽了,一条条纵横交错,每一条鞭痕都皮开肉绽,后背就算痊愈也将留下永久的疤痕。

        值得吗?

        冯羽说值得,鞭痕算什么,拿命换都值得,只要死得有价值。

        蜀中的石桥村,顾侯爷究竟为石桥村做过什么,这些石桥村出来的人为何心甘情愿成为顾侯爷的死士,为了他的大业而舍生忘死。

        李剑九不明白,她只知道顾侯爷是李十二娘非常宠爱的孩子,李十二娘府里无论女弟子还是管家下人,皆称他为“少郎君”。

        一个称呼便能看得出,李十二娘已将他当成了自己亲生的孩子。

        “对了,你被抓进大牢之前交代我送信去长安,请李十二娘派人远赴蜀地益州,我的信已在三天前送出去了。”李剑九淡淡地道,手上也没停着,用最轻柔的动作给冯羽的后背裹上布条。

        冯羽嗯了一声,道:“但愿能赶得及,如果能赶在史思明查访的人马之前赶到益州,布置出冯家世代行商的假象,应该能博取史思明的信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