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四百零四章 仇怨了结(1/4)

        当一个成年人明白了一件事的利弊后,仍然义无反顾做出了不利于自己的选择,那么这件事的利弊对他来说便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善恶是非与不得不为。

        千人骑队在沙漠里被顾青下令放了一轮箭后,只剩了八百多人,全部被反绑双手垂头丧气押解回营。

        走在前面的陈树丰一脸颓废,在沙漠里与顾青的意志博弈他输得彻底,对于顾青这个人,他已没有勇气揣测顾青接下来的行动,但他隐约预感到他的性命,他的前程,正在慢慢走向万劫不复的绝望。

        裴周南一脸惶急狂奔到顾青面前,看了看五花大绑的陈树丰,又看了看他身后同样被绑着的骑队,裴周南重重跺了跺脚,道“侯爷请三思,事至此尚能挽回,下官定将此事消弭于安西之内,侯爷不可再冲动,否则侯爷的前程全完了!”

        顾青神情冷漠且平静,淡淡地道“裴御史,你看看我现在的模样,是冲动的样子吗?我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深思熟虑过的,至于后果,我能承担。”

        裴周南忐忑地道“侯爷欲如何处置陈树丰?”

        “你问问陈树丰,他是如何处置我安西将士的。凡事一饮一啄,我如法炮制便是。”

        裴周南摇摇头,叹道“侯爷,下官来安西日久,虽说侯爷很多地方下官看不惯,但下官认为侯爷为安西之主仍是陛下慧眼识人,你未辜负陛下之托,下官真心不愿安西之主换人……”

        顾青笑了“你的意思是,我这个安西之主算是合格了?”

        裴周南颓然点头。

        顾青又笑道“我这个安西之主合格,是因为我爱兵如子,我赏罚分明,我做事公正严明,而且,我还护犊子,所有一切加起来,安西军才服我,才只认我,但是昨日陈树丰害了我麾下将士的性命,我若装傻扮痴,轻轻放过,安西将士会如何看我?我还是那个合格的安西之主吗?”

        裴周南语滞。

        这是个典型的逻辑悖论。安西之主应该识利弊,懂取舍,该忍的时候忍,该放手一搏的时候要豁得出去,可是反过来说,将士被人谋害了,主帅却装聋作哑,利弊取舍固然合情合理,但将士们以后谁会服他?

        人是矛盾又自私的动物,他们希望世上的公道永远站在自己一边,却从来不曾想过,如果公道永远只站在一边,它还能叫“公道”吗?

        然而,军队里哪里需要公道,将士们需要的是一个不问青红皂白护犊子的主帅。

        裴周南站在大营辕门外,听着里面如山崩地裂般的喊杀声,数万人在怒吼,在力竭声嘶地要求杀陈树丰。

        裴周南的心跌入了谷底,他知道今日之事断难善了,无论做出怎样的选择,都会惹出天大的麻烦。

        杀陈树丰,长安的天子不会放过顾青,不杀陈树丰,安西军众怒难平,说不定会引发哗变。

        看着脸色越来越苍白的裴周南,顾青叹了口气,道“裴御史,你现在应该知道我的苦衷了吧?若你我易地而处,你会如何选择?”

        裴周南面容苦涩地摇头。

        顾青不再理他,转身盯着五花大绑的陈树丰,冰冷的目光直刺他的眼睛深处。

        “陈树丰,你我往日有仇怨?”顾青冷冷问道。

        陈树丰叹道“并无仇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