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四百零二章 死仇难解(1/4)

        陈树丰在长安只是一个小人物,金吾右卫校尉这样的小武官,长安大街上扔块砖能砸死八个校尉。

        但陈树丰这个校尉与别人又不太一样。

        金吾卫是皇宫禁卫,与左右卫一样负责戍卫皇宫,天子出行,仪仗车辇等等事宜,看起来杂乱,其实一个词就能概括,“天子近侍”。

        一个金吾卫校尉当然不足一提,但是陈树丰这个校尉在长安时却跟一个人关系很不错,简直是臭味相投的知己。

        这个人姓刘,名骆谷,刘骆谷无官无职,在长安却交游广阔,上至国公尚书,下至贩夫走卒,他都能轻易与之交上朋友,而且他还有一种独特的魅力,但凡与他成为朋友,往往都是真朋友,能够互相在危难间帮忙的那种。

        刘骆谷与陈树丰的交情也不浅,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小校尉,都不记得在怎样的场合里结识了刘骆谷,刘骆谷交朋友的方式令人很放松,不主动谄媚,也不刻意清高,两人的相识就是这么巧,陈树丰往往能在很多场合里恰好巧遇刘骆谷,长安街上某间商铺相遇,两辆马车在某条路上相遇,两人的家眷莫名在某个权贵的游园会上相遇……

        各种相遇后,不是朋友也会成为朋友。

        刘骆谷有个本事,他能将任何朋友轻易发展成知己,甚至可以是生死之交。

        这个也很容易,有心安排几次危难,趁机出手相助,让对方看到自己的拼尽全力,感动之后便引为知己了。

        陈树丰就这样成了刘骆谷的知己。

        再后来,刘骆谷跪在陈树丰面前长泣不起,很诚实地告诉陈树丰,他是三镇节度使安禄山的麾下部将,奉命在长安为安禄山打点各路权贵朝臣。

        陈树丰表示理解,边将手握兵权,离长安权力中枢又远,大唐的很多节度使都在长安留驻心腹,专门打点朝中权贵,一旦有人参劾边将,留在长安的心腹还要着急忙慌为边将灭火,陈树丰早已司空见惯。

        身份并不妨碍陈树丰与刘骆谷的知己关系,安禄山如今仍是忠于大唐天子的边将,也说不上各为其主,陈树丰与刘骆谷反倒愈发亲密无间。

        就在陈树丰奉命护送裴周南赴任安西之前,刘骆谷邀约陈树丰深谈了一次,这一次二人的主要话题是顾青。

        顾青与安禄山的恩怨更是话题的重中之重,然后刘骆谷向陈树丰提了一个请求,请陈树丰到任安西后,想办法拿捏住顾青的把柄,再派快马送来长安,安节帅一定重重有赏。

        陈树丰并不在乎安禄山的赏赐,但他无法拒绝一位知己。

        于是便有了今日的这一出,安西军将士因顾青被严旨训斥而军心动荡,陈树丰觉得自己终于等到了机会,安西军不稳,将士私下非议君上,这是个完美的借口,这个借口如果再发挥一下,可以将火引到顾青身上,毕竟顾青是安西军主帅。

        所以陈树丰在未得裴周南命令的情况下,率兵擅自闯入安西大营,锁拿了几名部将,同时陈树丰判断出顾青一定会派兵来救,于是刻意将几名部将掳到沙漠深处严刑拷问。

        一切都是谋而后动,一切都在陈树丰的计划之内,直到此时此刻。

        “咱们抓了三名安西军部将,已经死了一个,去看看地上那个还活着吗。”陈树丰扬扬下巴示意。

        麾下骑队军士上前探了探刚才那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